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十月 1, 2009

高鐵極速,浮生更暫,身屬過客,何苦遺患

這是一篇值得一看, 及代為轉寄的文章.

高鐵極速,浮生更暫,身屬過客,何苦遺患

OXRA

環保署署長通過「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環評報告,乃指日可待之事。在此之前官員邀請各國「專家」(其實是鐵路建築公司人員)前 來「印證」建高鐵乃世界潮流,環保趨勢,此等造勢欺民的行徑,可謂經不起一回思辯。中國在金融海嘯後,中央隨即決定大舉加建高鐵,為環保還是為經濟吹泡沫,大家心知;瑞士經過全民投票,決定逐步以鐵路取締公路運輸,其專家所做的鐵路環評並不掩飾建高鐵一樣傷害環境,政府又規定當地下工程導致地面環境受損(如河川乾涸), 鐵路公司就要賠償;香港政府則與鐵路公司聯合死撐,不惜用下三流手段將香港郊野及人文生態貶為零價值,又胡亂比附外地為環保建高鐵例子,總不交待為甚麼香港在大建鐵路的同時,又瘋狂擴張公路網絡。其混淆視聽之處,不勝枚舉,最慘是此等言行侵蝕民心、抑壓民智,高鐵環評有關之連場大戲,正是此等拙劣言行中的 表表者。

(一) 環評大show,高鐵大show

一份錯漏百出且違反環評條例要求的高鐵環評(可參閱http://oxra-2009.blogspot.com之詳儘批評),若然獲開綠燈,就再一次說明環評於保護環境毫無幫助,不單止為種種發展工程作護航,更是迷惑大眾的掩眼法——令大家以為有了環評法、環諮會中的環團代表、學者與專家、環保署及漁護署官員,香港的環境及剩餘無幾的生境便可得到最低限度的保障。事實說明,那些煞有介事的環評程序只是連場大show, 扮曬 專業,用成噸成噸計的紙張做圖做表,然後開會大家隨口答問幾句,通過如儀。久而久之,市民愈認定環境生態之事是高深莫測的專家專業範疇,便更不會就此而向發展工程提出質疑。而沒有廣泛的公眾關注、施壓、站出來為環境生態大事爭個公道,這些小圈子內習非成是的環評程序,自然會年年月月日日地重覆出現;環保署署長通過垃圾環評,向發展商與政治潮流大大賣帳這個現實,自是不會改變的。

若環保署署長不惜徇私枉法,接受違例的高鐵環評,市民的一個回應方法,當然就是申請司法覆核以挑戰其決定。但在研究是否採取此法律行動時,大家難免會想到,即使在司法最獨立的地方,法庭判決往往多少會顧及社會大眾的價值與要求——假若在大眾的心目中,環境生態較諸發展工程,總屬次要甚至次次次要的裝飾性關注,則就算這場官司因法律根據十足而最終獲勝,法院判決預計最多都不過要工程延後幾個月(象徵性)補做環評未做的部份,或加做一些門面功夫去「補償」一下生態環境損失,此乃「按民情」之傾向發展工程而賤視生態環境之必然歸宿也。

回顧這許多年來,因所謂環評失誤而被推遲開工的大型工程,只有落馬洲鐵路支線一項。該環評甚至連環保署署長那一關都不能通過,鐵路公司上訴也失敗了,結果呢?該條支線的新設計避開了觀鳥團體最關注的塱原地面,走進地底了事。這個例子充分顯示,不能引發公眾正視發展議題,及反省大工程項目是否有需要,則所帶出的「環境關心」及「環評質疑」,最多都只對表面的破壞加以平息,甚至到頭來小罵大幫忙,默認了發展工程的必須上馬,且種下了日後之禍根——那就是今次一開始即將高鐵設計為地下鐵,而有關當局、專家一再援引落馬洲支線為例子,以證明高鐵將對地下水、生境、物種都完全無損﹗

(二) 發展妄語下的「反對運動」

民情對於生態環境當然不一定是本質上淡薄,奈何「發展主義」成了小氣候(香港)、中氣候(中國)、大氣候(全球)的主調,一以貫之地始自學校教育繼而透過形勢比人強的現實洗禮及終身學習規劃,佔據個人思想空間和社羣意識視野。而「發展主義」包抄腐蝕大眾生態環境關懷的途徑,近年正是透過「可持續發展」這個狡獪的觀念。

「可持續發展」表面上關心環境,但這個關心的目的就是要發展。當然,提出這個概念的國際專家稱,發展是為了讓貧窮國家的經濟追上去,或製造就業。但只要細心一看,他們的所謂就業機會、經濟追上去就是讓貧窮國家全民全情參與到國際貿易之中;而一旦投入這場利用本國「比較優勢」的競爭條件去參與的遊戲,則爭相賤賣「環境家產」便會一發不可收拾因為環境破壞,傷害的是生計直接依存於自然水土的窮人、萬千生物物種以及未曾出生的世世代代,而這些眾生萬物,並不是這個功利勢利的世界所會珍惜的,故祂們,是無「價」的,也是市場中最「賤價」的。

所以,凡是涉及發展的話語,那管它是可持續發展,又或者換個花樣的甚麼甚麼發展,我們都一樣要提高警惕,說到底,這種發展話語都實指「既有的並不足夠,未來要索求的更多」。

於是,陸續出場的有可持續發展基金、社會企業、社福機構的所謂另類經濟項目……紛紛引誘大眾上釣,將社羣中僅餘的自由、自主、自耕、自種、自造、自足、互助、互補的能力,透過甚麼團體的居中演繹拉攏,幻化為向市場換取金錢的能力。殊不知一旦以錢作準,正是陷入「發展」(發達)的迷思歪路,愈發愈覺不足,愈不足愈要發。可見隨口亂跟亂說發展妄語,以為可以搞出甚麼雙贏(無間道)便very smart,事實恰恰是這個年代中毀萬物至不復、陷眾生於不義的最後一撃終令社會不餘一絲空隙去站出堂堂正正的愛惜生靈、自我節制、安貧樂道的品德。

這不是在不公義、欺窮人的世界上唱高調、講風涼話,而是要終止再去自欺欺人,轉而坦白承認在這個小小環球,根本不能容許「發展」(以索求更多為主調)的生活模式持續下去,擴展開來,因那正是個將窮人、後代、萬千物種趕上末路的生活模式。

發展不是權,是惡咒,也是糖衣毒藥,更讓人拒絕去負責任。

為何我們不能直指:香港不應建高鐵,不要高鐵,不要讓「不需金錢也能生活」的生活方式被大都會或副都市虛榮淘汰(註:有關副都市之言論見諸公共專業聯盟http://www.procommons.org.hk/documents/20080331_NT_North_Development_Plan_full_report_v2.pdf)——被發展工程截斷地下水、被屏風樓擋盡風水(與最後一口氣)、被噪音銷滅育養我們身心的蟲鳴鳥嘯。即是直指:我們不要發展,我們要「去發展」(de-development)。

(三) 人是要負責任的

當高鐵的討論終跳不出如何走線會讓發展「惠及」最多人、讓西九豪客享有的特權人人都得而享之……這時,就是「你發我為何無得發」的所謂批判思維、「社會如何可讓大家大發特發」的偽公平意識發揮得淋漓盡緻之際。有一個「錦上派」更加誤導——他們愛說很鍾情於可持續發展,又愛護環境,又關心菜園村——事 實上他們想的正是讓「像第三世界」的新界得以在他們的規劃下發展為副都市,又可保護維港不至「超負荷」,即是兩岸樓價繼續高企,總之,是名正言順地以新界為香港境內的他者,以萬物為芻狗。發展主義行到這一步,既得利益者可謂絞盡心思,反對高鐵若然最終行到這一步,我們便真是無話可說。

反過來說,假若我們不去撕破發展主義的各種各式面具,只憑一句「為生態環境而反高鐵」進而去搞司法覆核,最多都是滿足了自我感覺良好,甚至會成為轉移視線的一場虛熱鬧,與其如此,我們不如不做。但要撕破發展主義的各種各式面具,則有待我們這個已深陷於層層發展泥沼(及既得利益)的社羣,作深切的自我反省。以高鐵為一個社羣自省的出發點,我們才會知道反高鐵是要走到那裏去,這不是三幾個人可以代替整個社羣去做的事,更不應重蹈過去多少覆轍,讓各款色的代表去為大家議價——在枱面嚷嚷、在枱底交易,認為這樣環境生態事情便得到處理,自己安心,地球放心。

高鐵也好,東西南北鐵也好,港珠澳大橋、機場新跑道、核電廠、焚化爐、風力場,一聲「發展」,眾聲齊喑,環評總是不堪,把關人原是開閘人,各式團體要分一杯羹……市民若不自己叫停,他朝誰會代你負上這毀自家滅萬代的責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