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十月 29, 2009

8千萬變20億!「特事特辦」? 高鐵賠償無譜

以曾蔭權為首的特區政府施政毫無原則, 只會胡亂揮霍公帑. 下面所述又是一個慷納稅人之慨的例子. 長此以往, 相信在不久的將來, 香港的萬億儲備便會下降到危險水平. 真不知道要幾多十萬人上街, 才可令這個旣無能又貪腐的政府醒悟, 停止建造這個根本不知所謂的高鐵呢?

壹週刊 2009-10-29

8千萬變20億高鐵賠償無譜

為了建成全球最貴、但效用備受各界質疑的高鐵,特首班一句「特事特辦」,收地賠償由八千萬暴升廿四倍至二十億元!一坐擁荒地多年的元朗八鄉地主,突然人人豬籠入水,有些更勁袋千萬。

不過賺得最多不是這些地主,而是四年前高鐵計劃剛宣布時便開始密密「吸地」的新世界、新鴻基等發展商。

雖然菜園村村民一直反對收地,但地主卻舉腳贊成,因為他們得巨額賠償,其中一個賠得最多是鄧金生,他有二萬二千呎地被政府徵收,獲逾一千萬元賠償。「收得我三分一塊地,被收嗰塊喺中間,左右兩邊三分二約四萬幾呎地又唔收,變廢物!」六十五歲的鄧金生大嘆「不幸」。鄧是退休消防員,每月約五千元長俸外,廿年前承繼地主父親大批農地,現時與兄長共持有至少四間丁屋及十多塊農地;鄧說地租連元朗市的鋪位及住宅物業,每月兩兄弟共收近五十萬元租金。

無端端發達
鄧金生說他生活低調,每日乘小巴到市中心買餸回家煮飯,住的竹坑村七百呎平房外表簡陋,樓齡三十五年;每日最大娛樂是樹下與鄉里吹水到天黑。「到咗我呢個年紀,有多多錢俾我,食得幾多玩得幾多?我又唔識投資理財,阿爸俾落嘅地、物業,我好早成立公司請專業人士,以基金形式投資,今次千萬賠償金我會擺落公司基金自己滾,我唔理。」

今次被政府徵收的菜園村農地,荒廢逾三十年,鄧金生說幾乎不知它存在,詎料現值千萬。「我去都未去過,你問我喺菜園村邊個位置我都唔清楚,幾個月前有議員攞幅圖俾我睇,先知我有塊地收嚟起高鐵!」不愁生活的鄧金生說未吭過半聲「抗議」,糊裡糊塗卻有千萬橫財,掩着半邊嘴笑說:「無做過乜,賠償咁高咪多謝班菜園村要求不遷不拆嘅居民囉!」

受惠的還有三十多歲梁屋村村民張國彬,他家族早年落籍梁屋村務農,村民指其父張登池務農勤奮,於菜園村以一毫幾仙呎價,接收多幅農地耕種。二十多年前張登池帶同全家人離村遷住荃灣,其後移居英國。九九年張登池將菜園村八塊約十萬一千呎地傳給獨子張國彬,估計張國彬獲收地賠償五千三百萬元。另一名禾稈冚珍珠的大地主黃榮元,居於大江埔村一幢四百呎、幾乎全村最簡陋的平房,原來他父親黃憲庭是國民黨的陸軍少將,直屬香翰屏大將軍。黃指國共內戰,父親帶着四房家人逃難八鄉,購入農地讓子孫務農。

「由菜園村起計到我哋大江埔村嘅黃家祖屋,阿爺買落約三十塊地。」黃指他被收的地面積二萬八千呎,昔日是養鰂魚、鯇魚等低價魚的魚塘,「我朝朝早凌晨四、五點要落塘撈魚攞出去賣,辛苦到死都賺唔到一餐飽飯。」唯荒廢十多年後的魚塘地,今日卻賠一千五百萬元,他與五兄弟均分,每人約得二百五十萬元。

黃榮元九十年代在元朗經營四間酒吧、夜總會,每晚見鄉紳子弟把收地賠償大花特花,老來地又無錢又無。「十幾二十年前錦田好多收地起路工程,姓鄧啲子孫發晒達,晚晚去我間吧飲酒搵小姐陪,一日生意額成一萬元。」黃說當時羨慕鄧姓子孫得祖蔭,如今輪到自己繼承父蔭勁賺千萬,他說要好好用。黃指大江埔村部分祖地因離黃崗不遠,一早被地產發展商陸海通集團購入,他相信高鐵會帶動菜園村等一帶八鄉地發展,屆時仍未出售的祖地將更加值錢。

搏發展
「搏發展,更值錢」,不少在高鐵沿線吸地的發展商也這麼想。事實上自政府○五年宣布高鐵計劃,菜園村周遭農地已被發展商密密收購。「有塊離菜園村步行約十分鐘嘅農地,兩年前新世界買手出價唔使一百蚊一呎收購,其他大嘅發展商都有買手向地主問價打主意。」八鄉一名鄧姓鄉紳說,收地前,發展商先透過大鄉紳,向政府施壓,修葺河道。「菜園村河道淤塞多年,年年水浸,政府都唔理。幾年前鄉紳突然出聲,政府終修整水利工程,新鴻基、新世界買手呢個時候密密落釘。去年十一月政府刊憲,菜園村周圍嘅地會建車廠,發展商收地收到七七八八啦。」鄉紳說。

全長二十六公里的高鐵香港段,由米埔穿越元朗、荃灣,直入西九總站。菜園村興建緊急救援站及車廠,徵地一百八十萬呎,政府預留賠償額八億,另十二億放在沿線其餘路段。像新田近加州花園一帶,恒基二公子李家誠做董事的盈邦企業,在高鐵計劃宣布不久便落釘,至今已購入十九萬八千呎地,預料獲賠一億。其他落釘的海外註冊公司華隆也購入十一萬二千呎地,估計有億元進賬。

多謝特首新界王
一班地主、發展商無端端大賺一筆,全靠好大喜功的特首,和吃兩邊茶禮的新界王劉皇發。○五年,前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認為高鐵成本太高,堅持要與西鐵線共用路軌,為此一直跟港鐵磋商,工程遲遲未能上馬。○七年曾蔭權為了連任特首,炮製「十大基建」,提出政府全資興建高鐵,更將總站設在他最重視的西九,並於去年四月起規劃路線。

政府去年十一月刊憲落實高鐵細節時,菜園村收地特惠補償率級別只是丙級。政府收地賠償分甲乙丙丁四級,由地政署分級,準則是發展成新市鎮等重要項目屬甲級,小發展屬丙、丁兩級。根據「收回土地特惠補償率」,丙級農地每呎只賠二百一十八點五元,甲級則五百二十六元。

元朗區議員鄧貴有及一班地主一直要求甲級賠償,但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堅持丙級。「政府半年評估地價一次,今年四月丙級跌價到一百九十幾蚊一呎,十月頭回升近二百二十,甲級就五百二十六蚊,我哋一直覺得高鐵甲級工程,俾丙級補償唔啱。」

「全靠發叔發功,今年五月五號鄉議局搞咗個高鐵交流會,我哋要求提升甲級賠償,發叔有講盡量幫我哋八鄉村民爭取。」鄧說。劉皇發看中煲呔欲為自己留名,想在餘下任期內開展高鐵工程,另一方面他亦知地主其實要錢唔要地,所以他七月時,以鄉議局主席身份,指高鐵屬策略性計劃,與一般鄉郊發展性質不同,故賠償要升至甲級,冧掂地主。

另一方面,他以新界王的身份,在行政會議中表示可出面擺平地主,自然氹掂心急如焚的特首。果然,劉八月率領鄉紳組成的「農業逼遷補償關注組」,欲搶村民組成的「菜園村關注組」風頭,會見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席間氣氛和諧,沒有人反對收地,只希望獲合理賠償。既然新界王出手,行會上週亦通過加碼,八千萬變廿億賠償。橫台山永寧里一名鄉紳說,八鄉鄉紳早在十月頭已收到加碼消息,「我哋一早收晒內部消息有五百蚊一呎,二十號正式扑槌宣布,所以二十號公布當日我哋已經有晒心理準備食飯慶祝。」

不是人人笑呵呵
有地主收錢笑呵呵,也有人寧願「不遷不拆不要錢」。「我哋一家住喺菜園村五十年,我今年四十七歲,喺菜園村出世;呢度每棵植物、每寸泥土,陪住我哋成長。」菜園村關注組主席高春香是理大畢業生,曾任職社工的她感慨地說:「阿爸當年由大陸偷渡嚟,靠做農民養大我哋六兄弟姐妹,菜園村由我阿爸阿媽逐塊逐塊磚頭,先砌到而家咁靚,係我哋一家人心血,我哋只想保留菜園村,點解政府唔成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