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十二月 22, 2009

六百億高鐵當然該三思

以下兩段剪報, 為官者實該好好一讀, 以瞭解真正的民情, 不要繼續推行這些閉門造車的政策, 已足以造福市民.

蘋果日報 2009-12-22
作者: 盧峯

蘋論:六百億高鐵當然該三思

上周五立法會財委會由於會議時間超時,決定押後表決六百多億元的高鐵工程撥款。財委會方面表示,在明年一月八日以前不會再審議表決有關撥款申請。有建制派議員質疑,部份議員特別是泛民主派議員在程序及利益申報問題上不必要的糾纏,浪費時間,令議會未能順利就撥款進行票決,令高鐵工程未能盡快展開。

這樣的質疑既不合理也反映有關建制派議員根本不明白議會政治是甚麼一回事。

首先,利用正式的議事程序、發言規則或法案審議過程拖延法案通過,希望扭轉形勢是任何議會都有的現象,是任何議員應有的權利及技巧。越是涉及重大公眾利益的法案或撥款議案,越是富爭議性的決定,處於劣勢、弱勢或少數的一方越傾向使用類似的手法。奧巴馬的醫療改革草案在參議院就遇到手執四十票的共和黨議員的頑抗及拖延,通過的日程一拖再拖,直到民主黨成功穩住本身票源及獨立議員的支持才在昨天打破僵局,正式啟動表決程序。

高鐵工程涉及六百多億元的公帑,是香港回歸以來耗費最大的單一項工程,社會上的爭議更是此起彼落。不支持撥款,不支持工程的議員用各種方法及程序推遲撥款決定,希望有迴旋餘地是正常及合理的做法,也是議事規則容許的,不是所謂「拉布」式浪費時間。

至於有議員可能涉及利益衝突問題同樣不是小事,不能輕輕帶過。應該看到,高鐵工程是六百多億元的「肥豬肉」,涉及非常龐大的經濟利益,足以左右部份來自商界或專業界別議員的投票取向。其他議員希望澄清問題,希望令立法會透過最公平公正公開的過程審批撥款是應有之義,是該負的責任。若果立法會不弄清楚利益衝突問題,公眾反而會質疑議員處事兒戲大意。

更重要的是,推遲撥款決定可以讓所有人包括特區政府、議員、政黨、市民、受影響的村民及鐵路沿線居民有時間再考慮工程的必要性,再考慮工程的利弊。

是的,香港跟內地經濟關係越來越密切,人流往返越來越多,有更多連接兩地的公路、鐵路或交通工具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問題是現時香港跟內地之間的交通聯網已相當發達,火車、飛機、渡輪、長途車來往香港跟珠三角及廣東省的班次非常頻密,由內地較遠的城市直飛香港或經深圳到香港也相當方便。在這樣的情況下,再增加高鐵這種介乎飛機與一般火車之間的交通工具可以帶來多少額外人流,可以帶來多少額外經濟效益實在是個疑問。事實上過往特區政府推出重大基建項目時一再高估項目的經濟效益,迪士尼樂園就是最典型的例子,高鐵會否重蹈覆轍是值得深思的。

除了效益、收益以外,項目的高昂成本包括有形及無形成本都是不能輕視的。有形的成本指的是六百多億的建造費,拿這大筆錢興建只有一個站的鐵路,興建一條本地居民使用機會不大的鐵路真的划算嗎?無形成本指的是全體菜園村村民被逼遷,指的是鐵路沿線居民面對的噪音,指的是西九總站附近的交通樽頸等。這些代價是長期及不能逆轉的,立法會仔細考慮後再作決定肯定比匆匆批准上馬好得多,負責任得多。

明報 2009-12-22
作者: 吳志森

當朝官員哪個能夠準確理解80 後?

年輕人捧着稻米,一身素服,繞着立法會跪拜,苦行3天,體弱嚴寒,幾乎暈倒。他們都20出頭,甚至只有10多歲,並非住菜園村大角嘴,但投入的熱情,表達的決心,比直接利益攸關者更大更深。

是怎樣的澎湃意志,驅使着這些年輕人?發出的訴求和信息又是什麼?無論是舊官僚還是新局長,抑或負責政治工作了解社會民情的副局政助,都摸不着頭腦,參與「反高鐵」80後年輕人究竟想表達什麼呢?我敢說,沒有一當個朝官員能夠準確理解。

不是官僚的腦袋有什麼問題,而是眼睛充滿盲點。在特區官僚的視覺裏,唯一的,只有建制派議員,依靠的,都是三點不露,舉起中指,有如舉手機器的議員。高鐵撥款,只要支持票數夠了,600多萬市民每人一萬大元的公帑花費,即使如何民情洶湧,在官僚的腦袋裏,根本是小事一樁。

如此這般,由殖民到回歸,幾乎沒有一次失手,最多只是狼狽一點,緊急關頭,多派幾個政務官,守着出入口,陪伴如廁完畢的尊貴議員到議事廳投票。

遇到天星皇后的激烈抗爭,還是老辦法:收編了幾個不時發表反對意見的年輕紳士淑女,進入諮詢架構官僚系統,就像拍拍雙手般容易。到喜帖街深水埗拆遷,也快刀斬亂麻,既成事實,把爭議壓下來。

城市規劃爭議突顯決策不民主
但問題未真正解決。接二連三城市規劃的爭議,突顯着制度的致命缺陷:決策不民主,規劃不透明,向大商家大財團傾斜,置小市民利益不顧。這,只是事情的一面。

上一代父母,借來時間借來地方,過客只求溫飽,過得了就算。我們這一代稍稍覺醒,都是行動的侏儒,只停留在理論層次。80後年輕人,對決策民主,對規劃透明,對公帑耗費,對權利運用,有更大的要求和堅持。為什麼?因為他們視這裏為真正的家,比過去任何一代香港人,對香港有更強更深的歸屬感。令特區官僚和傳統政客措手不及的是,他們不會停在口頭論述,而是付諸直接行動:進入禮賓府、衝擊政府總部、包圍立法會……

泛民在高鐵辯論「拉布」,撥款押後,不得不如此,才能面對外頭的群情洶湧。財委會主席劉慧卿說:「鄭汝樺局長,坐在你位置上的林鄭月娥曾經說過,如果不是社會真的有爭議,立法會是不會阻礙政府的,你回去想想吧。」如此體制,鄭局長回去會想些什麼呢?下次會議,根本不需怎樣部署,集齊人數夠票了,669億的撥款只是行禮如儀。但這樣做,造成的創傷將會更深,年輕人的反擊也會更大。「反高鐵」運動的矛頭,已指向不民主的功能組別,拒絕面對深層次矛盾,不去解決癥結的核心,拖得愈久, 只會付上更大的利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