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十二月 30, 2009

高鐵事宜回顧(12-30-2009 剪報)

近兩年來社會上, 有關高鐵的辯論及不同團體的抗爭行動, 終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 同時亦暴露了政府不顧誠信的愚民政策,和功能界別議員千絲萬縷的利益衝突. 雖然12/18/2009的高鐵撥款在各方努力下暫緩審議, 令人懸念的是, 立法會財委會在明年一月八日審議高鐵撥款, 究竟會否不惜代價硬闖,還是懸崖勒馬?

以下的文章, 把高鐵事宜作一簡單而詳盡的回顧, 值得用心一看.

信報財經新聞 2009-12-30
作者: 黎廣德
公共專業聯盟主席
http://www.procommons.org.hk

高鐵頓悟:曾特首的新年禮物

兩周前立法會大樓門裏門外的汗水與淚水,同時見證了近兩年來社會上高鐵大辯論的成果:二○○八年三月民間智庫提出在錦上路設站之議,四月特首指令港鐵開始西九站方案工程設計,十一月菜園村居民被收地通告驚醒,今年二月獨立媒體開始重點跟進,三月菜園村關注組向政府提交另類收地方案,十周前民間專家組倡議「貫通南北」新方案,八周前大角咀舊樓居民驚覺權益受損,六周前先有七十位學者聯署,再有七百位文化界人士發表聲明,十一月二十九日共三十個團體發動三千人大遊行,十二月一日起八十後青年網上總動員。結果,政府獲得了一個意想不
到的契機:立法會財委會未能完成審議高鐵撥款,特首曾蔭權可在明年一月八日前決定,究竟不惜代價硬闖,還是懸崖勒馬?

不少支持政府高鐵西九站方案的論者,直到今天還是停留在「兩個凡是論」的思維:凡是有助內地融合的便是策略項目,凡是策略項目便毋須計較成本效益。殊不知在兩周前高鐵撥款一役,年青人的激情已經跳出政府和主流媒體大力塑造的框框,直指兩個核心命題:為何發展?為誰發展?

八十後青年展現新價值
政府對於「為何發展?」的質疑,只有一貫幼稚園水平的答案:高鐵有助內地融合,西九總站方便內地旅客直達市區,為香港帶來龐大經濟效益,自然人人受惠。很不幸,這個美好得近乎卡通化的圖象,在年青人不甘於受教條束縛的腦袋中,注定碎屍萬段。

先看看香港回歸後拿到的種種「殊榮」:全球發達地區中貧富最懸殊,全球二百一十五個城市中「最適宜居住城市」排名第七十,「潛在淨移民指數」為負百分之十五,即亟欲移民離港的人數比欲移民來港的人數超出一百萬人。一個耗資近七百億元,推高市區樓價,令九龍區塞車風險大增,迫使西九文化區延遲落成,但三百多萬新界居民和機場旅客均難於使用的高鐵方案,真的可以讓香港人活得更好、與大自然更融和、對環境更友善?

至於「為誰發展?」,年青人跑到菜園村和大角咀看到活生生的圖象,遠比坐在中環辦公室,偶爾在大批隨從簇擁之下「走入群眾」的高官所見更真實。那些力保政府方案的議員,對幾百名村民以至幾千名舊區居民,隱隱然總帶點不屑,「不要阻住地球轉」是不宣於口的心底話。他們拒絕面對擺在面前的抉擇:明明有一個毋須犧牲弱勢社群,更可以節省三百億元用於民生福利,帶動新界西北發展,降低貧窮率的高鐵新方案,為什麼棄而不用,甚至不敢進行獨立評估?

不管結局如何,今次高鐵大辯論已經有兩大貢獻:政府不顧誠信的愚民政策,和功能界別議員千絲萬縷的利益衝突,均原原本本地暴露於公眾面前。

自從去年中開始,政府牢牢控制資訊,無論是諮詢區議會、安撫村民、與專家組會面或面對議員質詢,均選擇性地發放訊息,能拖便拖,能瞞便瞞,即使違反了政府自訂的「公開資料守則」,也在所不惜。最經典的例子,是在財委會會議前一周,才願意公開三百多頁的西九交通影響評估報告,但只供議員在立法會秘書處翻閱,不准複印或外借。結果發現,政府給立法會的文件從未披露報告內全部實情:從窩打老道、彌敦道至廣東道共有六個路口會大塞車,一些顧問建議的改善工程無法解決技術障礙,但從未諮詢居民,亦未包括在撥款申請之內。

這些報告都是市民花錢聘請顧問研究的成果,如今卻成為政府推行愚民政策的工具,豈非極大的諷刺?時至今天,政府還未願意拿出可行性研究報告和經濟財務分析報告供議員查閱,難道勢迫他們矇著眼睛投贊成票?

政府敢於變本加厲推行愚民政策,在於明知議會內有一批忠貞不二,甘冒大不諱地瞎撑的「死士」。這批「死士」並非愚魯之輩,而是受惠於各式各樣難以言名的利益交換,由小圈子產生的功能界別議員。上周五會議中,何鍾泰、石禮謙和林健鋒等紛紛避席,就是因為關注團體的成員,努力不懈地發掘出他們利益衝突證據的結果。

功能界別難掩利益轇輵
最令人拍案叫絕的一幕,發生於十一月初的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會議上。當時有議員要求政府提交技術文件,石禮謙獨排眾議,認為政府毋須提交,因為反正議員看不懂,而專家都在政府之內,所以議員的最佳角色是支持政府,何鍾泰亦隨即附和。他們兩位聯同葉劉淑儀和民建聯議員投票反對立法會聘請顧問進行獨立評估,使這動議以兩票之微落敗。

在其後的工務小組會議上,石禮謙始被揭發是港鐵公司董事,何鍾泰則是一間擬參與高鐵工程的公司的董事而須避席。但事到如今,立法會程序的正當性已經因為這些利益轇輵而受損。

一項基建工程尚且如此,在其他林林總總的民生發展議題,當利益瓜葛更深藏不露的時候,香港人能夠相信功能界別議員會秉公處理嗎?

高鐵爭議不會在一月八日消失,連番禺市政府也勇於在民意面前懸崖勒馬,叫停垃圾焚化爐。兩周前的財委會會議其實是香港青年送給曾蔭權最好的新年賀禮:停一停、「諗一諗」,尋找永續發展之路。或許曾特首能趕及於除夕夜的彌撒,在湯漢主教面前悟出真理:新年伊始,退一步海闊天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