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一月 17, 2010

高鐵回想 (轉貼)

星期六的明報, 有以下這篇好文章. 作者梁啟智博士, 是公共專業聯盟新高鐵專家組成員 (新高鐵卽以錦上路為終點站之方案, 建造費比669億少300億)

明報 2010-01-16
作者: 梁啟智

高鐵回想

筆者還記得,數月前第一次為新高鐵方案到八鄉一帶考察,同行的朱凱迪說: 「這個方案似乎真的有用,如果最後被黨爭掩蓋也就太可惜了。」來到今天,事情早已超出我們的預算。高鐵爭辯不單被政黨之爭所掩蓋,更被傳媒理解為所謂「80 後」和既得利益之間的世代之爭。這件事到底是如何開始的呢?

回想去年2月,首次到菜園村參加村民的活動,還買了兩瓶辣醬和蜜糖。當時的參與,僅限於幫助村民理解工程規劃,和為車廠選址尋找替代位置。對於高鐵項目本身,筆者當時並不反感,也沒有認真想過錦上路方案是否一個更好的選擇。到了高鐵造價由300多億飈升至600多億,加上鐵路顧問泰萊工程師的加入,才有機會宏觀地思考整個高鐵項目。當時圍着會議桌決定要搞新方案的每一個人,大概都沒有深入想過會如被捲進政治漩渦之中。

筆者得慶幸,在香港質疑政府的高鐵方案,成本不算高,最少不會被控顛覆政權。最明顯的代價,只是被說成是「即食專家」或「套取政治本錢」而已。說起來,倒是想來想去也不明白這次站出來到底有何政治利益可言。如果說直選,論資排輩的選舉名單又怎會容得下吾等「第四代香港人」。如果說委任,筆者這次得罪的高官已足夠坐滿很多圍的酒席。再說經此一役,對政府在體制內接受叛逆聲音的能力,已沒有多少幻想。

提新方案有利也有弊
提出新方案和政府周旋,有利也有弊。利者,是可以讓社會的討論聚焦。那些「邊緣化」之類的論述,如果沒有數據基礎的支持,則只可能是空洞的政治文書。能迫使政府公開各種設計和營運數據,讓口號式的正反論點落實為成本效益的分析,新方案其實已勝一仗。弊者,是以數人之力所作的分析不可能如花費數十億的顧問報告周密。然而只要其中有任何一點出錯,就會立即被無限放大,然後被批為假專業。

舉個例,筆者推銷新方案時,曾口誤錯讀兩項重要數據,打擊了公眾對新方案的信任。既然錯了,絕對會認,並且立即改之。雖然很多人不相信,但筆者確實一直希望,所有的討論都可以按事實出發,而非想當然的主觀感覺,如硬說西九龍是市中心站,儘管數據列明只有5%的旅客會步行接駁到最終目的地。

事情發展的走向,往往不容個人意志所逆轉,高鐵爭辯果然變成黨爭,泛民建制兩陣對決。某些曾向筆者親口表示反對高鐵的建制派議員,已經歸隊為政府方案護航。高鐵之爭,成為了香港「深層次矛盾」的又一案例:只要政制問題一天不解決,任何問題都會變成政制問題。

政府潛台詞:錯的是青年不是政府
至於所謂的世代之爭,更是叫人唏噓。如果「80後」是指不甘現狀,而且願意走在時代之前去改變社會,則孫中山、毛澤東和鄧小平都曾經是個「80後」。政府把「80後」視之為問題,並表示會透過加強青年政策來疏導,無疑是把政府高鐵方案本身的問題和社會的不滿割裂分離;其潛台詞何其簡單—-錯的是青年,不是政府; 所以要改變的是青年政策,而不是工程規劃。同樣的調子,就連傳媒也認同,以為只要局長也懂得拍YouTube ,公眾就不會對政府方案如此反感。

行文至此,筆者不得不承認,數個月來為着高鐵早已心力交瘁,而且對事態愈來愈感到無奈。香港城市發展的覺醒,會否因為政府一時的面子問題而被拉倒?筆者有很多個悲觀的理由,然而這卻不是悲觀的時候。無論高鐵撥款是否通過,這次聚集的力量不該隨之而消忘。下一站,可能是粉嶺北發展區,可能是深港機鐵。還望參與運動的同僚保重身體,別讓家人擔心累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