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一月 21, 2010

輿論 (2010-1-16 至1-20)

高鐵於極多疑團未有答案, 及極大爭議聲中, 於2010.1.16傍晚, 在功能組別及一衆建制派聯手下, 在立法會的財務在立法會的財務委員會強行通過了. 此事所引發的輿論, 可說珠玉紛呈, 目不暇給.

2010.1.18的行政長官及保安局長的演說, 兩人殺氣騰騰的腔調, 甚有八九年六四前夕的李鵬味道.

曾蔭權批評示威者破壞社會安寧強調嚴厲處理
http://www.hkatvnews.com/v3/share_out/_content/2010/01/18/atvnews_136735.html

李少光強烈譴責反高鐵人士衝擊立法會等行為
http://www.hkatvnews.com/v3/share_out/_content/2010/01/18/atvnews_136736.html

曾蔭權及李少光高調指斥80後社運青年違反法紀,暴力衝擊警方防線,是不道德及不誠實的. 因為我們自少接受的教導是,面對性侵犯或惡勢力,我們必須斷然地、高聲地喝令對方停止,這是常識。 面對不民主的政權、不義的政府和議會,人民必須以極大的聲音告訴政府我們的不滿。 社運青年的示威, 情感是激烈的, 但行動可是和平的, 如苦行, 如禁食,並沒有使用暴力,情況好比是大聲對強姦民意的政府和議員講:停止/不可! 有甚麽值得譴責的呢?

以下可見香港市民的創意, 及對一衆功能組別及建制派的深惡痛絕:

下面的一段MV, 美麗極了, 讓人感動.

「孩子們!別讓你們將來的孩子,再向別人下跪!乞求原是屬於你們的東西!」苦行人士愛港心情讓人感動! 筆者亦有幸成為其中之一!
孩子們!別讓你們將來的孩子,再向別人下跪![MV]

香港衆多政黨中, 惟社民連有膽識, 有政治智慧, 有文釆. 在特首發表了他的1.18講話後, 社民連卽時作出回應.

污衊和平集會的人其心可誅!
──社會民主連線的嚴正聲明

今日,行政長官曾蔭權高調批評反高鐵示威者的行為「不負責任」,「違背本港法治精神」,「扼殺理性的表達」,「社會不會接受」等等。社民連對此等不公不正的言論表示憤怒。由去年12月18日開始,反高鐵人士一直以和平理性的態度,在立法會外集會,更透過數十步一叩「苦行」方式,如此溫柔及優雅地表達緩建高鐵的心願,試問何罪之有?

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又在較早前聲稱,「示威者的行為干擾社會安寧,破壞法律」,請問李局長,既然示威者的行為如此嚴重,為何不見警方在場大舉拘捕「破壞法律」之徒?警方是否維護「社會安寧」不力?試問手無寸鐵的集會人士,如何能夠暴力對待荷槍實彈,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

主流傳媒只集中報導為時只有數分鐘的衝突畫面,有意無意將「中環淪陷」的感覺傳遞予公眾。七時左右,警方開始行動,攔截苦行抗議之青年,封鎖遮打道及德輔道中,才挑起部分集會人士的情緒,才出現拉動鐵馬的場面,警察立即動用胡椒噴霧;集會人士衝破無理封鎖後,隨即於不同方位靜坐,等候鄭汝樺回覆,並無傷人毀物。集會人士於當夜公民抗命,不畏拘捕,不過為求對話,為港人取回公道,有何暴力可言?

然而,主流傳媒斷章取義,個別評論員是非不分,將集會人士妖魔化為暴民,實在其心可誅!如此定義「暴力」,那在一九六七年,工聯會為響應中共四人幫路線,弄得遍地土製炸彈,結果造成大量死傷的「反英抗暴」運動又如何稱之?

毛澤東曾說:「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一切的抗爭和不滿,都是源於現時制度的不公。政府口口聲聲把主流民意掛在口邊,殊不知反對撥款的21名議員背後所代表的選民人數,是超過31名議員的得票總和(見附表)!在不民主的制度,再加上一個惺惺作態的政府,人民為正義而發起的抗爭只會繼續來臨。

因此,我們必須向這一群背後毫無利益瓜葛,只求付出不問收穫,為香港奮鬥卻被政府高官、功能組別及主流傳媒出賣的市民,致以崇高的敬意。同時,我們必須譴責以曾蔭權為首的特區政府、警方、主流傳媒、個別評論員,不斷歪曲事實,中傷集會人士的卑劣行為。

社會民主連線
2010年1月18日

另外, 信報林行止先生的論說, 可謂擲地有聲.

信報財經新聞 2010-01-18
作者: 林行止

議事方式長期扭曲 群眾抗命陸續爆發

一、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經過四天共約二十四小時、從開始便知道結果的辯論後,通過了撥款六百六十九億元以興建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高鐵」)的議案。會內反對的泛民派二十一席鬥不過支持的保皇派三十一席,最後憤憤然拉隊離場,缺席有關賠償撥款議案的投票以示抗議。

現行議會架構是經過挖空心思的設計,目的就是在於保證保皇派成功保皇,反對派「反對無效」早已寫在牆上,這種只足以阻撓拖慢而不足以改變政府施為的策略性布局,積極地看是讓政府行事更有「效率」,不過,亦因此而促使反對派不得不在議會之外進行抗爭,社會安定因而經常受到衝擊。

近月異軍突起、以公義為旗幟、洋溢着本土意識的「八十後」少壯派加入反建制行列,明顯增添了社運的生氣;這一代「熱血青年」的出現,正好填補七八十年代社運大軍老成凋謝的缺陷。「八十前」曾為力保九七後「一切不變」而奔走呼號,如今香港回歸十多年,社會尚算平穩、自由基本可保、經濟隨國際變化而浮動的條件未變,「八十前」的幾代人可說是驚魂甫定,大多滿足於「不變」的生活環境,願為港人出面爭取政治權利的「泛民」只屬異數和少數。「八十後」這股新生(興)力量的政治理念和社會意識未必與泛民一致,惟在不少議題上兩者同調,頓時令反建制熱度升溫、聲勢膨脹,香港社會與京、港政府鼓吹的「和諧」便愈行愈遠。

「八十後」反建制,是很自然的發展,因為這一代人「衣食足而後知榮辱」,他們大都受過良好教育,有獨立的思考能力,了解有失公道的選舉制度,其產生的政府有時為了維護贊助者和既得利益階層(以香港為例,包括大財團〔主要是地產商〕及中國政府)的利益,不惜犧牲其他階層的福祉,遂對政府施政抱持懷疑態度,他們的抗爭,由於議會議事之門被堵塞(進入議會注定敗於保皇派之手),於是只有「上街」一途。換句話說,近日令中聯辦「震怒」(「驚都未驚過」何來「震驚」!)及警方如臨大敵(據警方數字,應付周六約一千七百人的靜坐抗議,警方出動一千二百餘名警察!)的連串社會抗議活動,都是現行議會特殊架構的副產品;如果因此造成社會不安甚至影響人民正常生活,該徹底檢討的便是這種旨在排斥民意以遂官意的議會制度。換句話說,這種「設計」一日不改善
,民間抗爭活動便沒完沒了。

二、
「八十後」以上街靜坐抗爭形式反對興建「高鐵」引起「社會不安」的情況,大可視為「成長的陣痛」,大型建設引起的激烈抗議屢見不鮮,不僅不是嚴重的社會問題,更可視為健康社會的抗衡;沒有自由的專制獨裁社會,哪來「公民抗命」這回事?我們充其量只能看到家園被毀、哀哀無告的個別事件,苦主的處境很難得到大規模的群眾關懷,助長有權有勢者為所欲為的橫行。去周本報有作者歷數英國希斯羅及日本成田機場的修建均曾遭遇「異見者」的長期抗爭,顯示反「高鐵」活動是本港經濟升級的必經過程。希斯羅和成田保障了倫敦和東京作為地區性空運樞紐的地位,但願「高鐵」的建成會使香港在大中華地區的經濟地位得以進一步鞏固。果如是,「一人一萬公帑」的昂貴興建費才不致白花。
在電視直播看立法會內外就撥款議案的爭持,筆者以為支持與反對陣營中,態度真誠者佔多數,他們做足家課、有備而來;除了個別傀儡小丑,反對派的所謂「拉布策略」,雖是在處處受制、無計可施之下的下策,然而,他們的反覆提問卻非無的放矢,故有引起公眾以至國際輿論關注的積極效應。這次「馬拉松」會議還令筆者對公務員重拾一點信心,因為出席的政府官員,他們嚴肅回應質詢,一絲不茍,鄭汝樺局長備受反對議員的「煎熬」而能自始至終保持不徐不疾的應對,那份修養足為出席立法會官員的榜樣。

立法會外「八十後」的抗爭與維持秩序的前線警員,亦是克盡本分、各盡其責。警方四條漢子高調擒拿港大學生陳巧文歸案一役兇神惡煞的氣勢,也許旨在平息中聯辦的「餘怒」,周六所見,警方無復當日兇狠,相當克制,只採取了防止局勢失控、維持交通不致癱瘓的必要步驟和手法;雖然示威者對警力過度有微言,而警方則認為有示威者的言行溢出規範,但是所謂衝破圍截的混亂,不算嚴重。示威者聲大卻未「夾惡」,未有予人以粗鄙橫蠻的印象他們聲嘶力竭地喊出反「高鐵」市民的訴求,而聲聲「讓路」,無論出諸有心或無意,則觸動很多香港老中青,同情「八十後」抓不住合理期望,看不到公道前景,可是建制派卻置若罔聞,與他們「同氣」的反對派則「力」有未逮,有廣泛民意支持的一群無力,只懂應聲的當權,畸形的議事架構與病態的取決程序將令議會外的抗爭活動一浪接一浪!

另節錄自信報在2010-1-20的林行止專欄:

林行止:失公緣何而起?法治誰先罔顧?

……回歸十多年後,種種不公現象相繼浮現以至深化,令香港社會愈趨分化。不公之事,舉犖犖大者,經濟上是貧富懸殊愈甚,行政長 官日前在立法會被問及此事時,以有社福保護網的「行貨」搪塞過關,其實他對這種現象心知肚明,對「保護網」無法把此鴻溝拉近更瞭然於胸,可惜面對政治經濟 糾纏勾結的既得利益集團,他無心無力,只有得過且過以「保住這份工」。特區政府處處維護大企業尤其是物業發展商利益,既不公平又失公義,港人不滿之聲,早 已清晰可聞,「有腦」的「八十後」看在眼裏、怒上心頭,成為燎原社會活動的火種。在政治上,北京為香港「度身打造」的「民主政制」,只顧及配合內地的「民 主」進程,完全漠視在中、英談判期已被撩撥起來以追求民主為鵠的的本地「從政熱」,在這種情形下,一切唯北京馬首是瞻、不顧本地民情的香港政制改革,經過 這麼多年的壓抑,隨着不公現象日多社會發展不進反退,民主訴求的爆發,又豈是偶然。

值得仔細參詳的「不公」現象,還有一改再改的教育制度,令入學門檻、教育機會不均進而阻礙了社會流動性向上運行,是形成社會兩極化的源頭之一;更有甚的 是,北上工作才是香港青年的最佳就業出路,在那個一切講求人際、裙帶關係及政治正確的環境下工作,受西方或殖民地教育的青年如何適應?作最樂觀設想,充其 量只能做一世難有出頭機會的工……。「八十後」不是徬徨心慌便是怨氣沖天,不抓緊表態機會發洩這股怒氣,還算敢作敢為的青年嗎?「八十後」在英國努力淡出 以至退出後成長,本土意識比他們的前輩強烈,眼見令香港成為耀眼東方明珠的優勢如法治如公務員穩定性及行政機構有效率管治等逐一退化、消失,他們自感前途 有限,再加上政治上處處受箝制思想缺乏出路,其不滿現實的情緒遇不平事便爆發。

如今的情況是,當局對「八十後」的處境與心境完全不理會,對他們不肯坐以待「宰」起而抗爭的活動要全力撲擊……演變下去,和諧香港必成絕唱!

以下是反高鐵 ‧ 停撥款大聯盟於一月十六日至十八日期間三個聲明
一﹞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傍晚,669億撥款通過後
今天,立法會通過了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撥款。這筆撥款是一份死亡宣告,但死亡的不是菜園村,不是有良心的香港人。死亡的是,曾蔭權政府!以及功能組別這群政治僵屍!你們去死吧!

六百六十九億是銅臭,破壞生態的高鐵是廢鐵,最終不會敵得過時間洪流。相反,我們生機勃勃、萬年永續,包括菜園村所代表的社區生活,香港人的直接民主訴求,是香港人提出對「發展主義」的挑戰,是人民的赤子之心。

曾蔭權這個特區政府擺出一副表面開明的姿態,卻承襲過去殖民主義的強權性格,吸納現在北京政府的專制養份。曾蔭權政府靠著跟它狼狽為奸的功能組別,靠著壓制普選議席的增加,把立法會當成是橡皮圖章,延續自己的行政主導,延續大商賈的特權利益。

然而,這次反高鐵運動是和熙的陽光,把香港的政治黑暗與醜態暴露於人前。經過連日的萬人包圍立法會與議會辯論,政府的高鐵方案何止是千瘡百孔,它引爆連串一直纏繞香港的制度問題:

-有家有根的村民被屈成「寮屋居民」;
-包庇特權利益的功能組別議員只管飲紅酒打高爾夫球;
-基建只是大型地產與工程公司的分贜遊戲;
-高鐵西九站成就超級地王,製造交通大災難;
-大白象基建有增無減錯完又錯;
-政府隱瞞資料蒙混過關;
-環評與工程顧問公司嚴重利益衝突… …

這些問題,可謂罄竹難書。我們有泛民議員可以問問題,但沒有足夠的反對派議員,阻止這些問題發生。議會內實在有太多保皇派議員,為政府護駕,驅趕泛 民議員盡快表決,廢除立法會作為監察政府的僅餘功能,於是,政府官員可以安心做人肉錄音機。這一切只是統治階層自欺欺人的鬧劇,騙不到人民!

我們萬人包圍立法會與禮賓府,開創了香港民主運動的新一頁。立法會從來沒有如此實踐過直接與參與式民主,禮賓府門外從來沒有這樣快樂活潑的群眾聚 集,一個村落、一項基建,從來沒有牽動過如此多人心。反高鐵運動、保衛菜園村抗爭不會就此結束,更會遍地開花,不管是普選運動、社區運動、工人運動、保育 運動、教育運動… …,我們不要為當下小小的挫折而氣餒,我們要為未來歡呼!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們的同路人一定愈來愈多。

二﹞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晚,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
一個和平的集會、一個卑微的訴求、一萬個以上市民的呼聲,竟然因為問責官員曾蔭權和鄭汝樺拒絕和群眾交代,為何在數以萬計市民以和平理性的形式要求政府撤回高鐵撥款方案,但卻被一小撮橫逆民意的保皇黨議員強行通過的情況下,演變成為警察以暴力清場的混亂場面。

在立法會外集會的市民,以苦行的方式包圍立法會,是公民抗議立法會不公義議決的合情、合理、合法行動。我們的行動,一直堅持和平、理性、安靜。但警 方在事先全無警告的情況下,一開始便以對付暴徒的手法,使用胡椒噴霧對付苦行的朋友,並且以防暴隊和機動部隊粗暴清場,不少市民已因此而受傷。原因只有一 個,就是由市民公帑供養的政府問責官員不肯向市民交代,由納稅人支付薪酬的警察以暴力對付市民。

我們希望傳媒可以客觀報導事實,讓全港市民知道真相,清楚認識我們全無認受性的政府的真面目。

在暴力面前,我們不會退縮、不會畏懼,在荊棘滿途的未來,仍然會堅持信念,一步一步,保衛我們的家園,建立我們理想的社會。

三﹞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晚:誰更應該反省?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對特區政府發言的回應

香港特區政府幾名高層官員今日高調攻擊一月十六日在立法會外示威的市民,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回應如下:

一﹞特首曾蔭權說示威市民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要求示威者反省,我們對此說法感到不可思議。高鐵香港段的規劃和諮詢過程,以至由不民主功能組別控制 的立法會的審議,已經徹底暴露了特區政制的腐朽及向既得利益集團嚴重傾斜。反高鐵現方案的市民盡心盡力推進政府施政民主化,體現了愛香港愛民主的核心價 值;政府的遮羞布被揭開,激起民怨沸騰,曾蔭權政府居然不知反省,反而指謫市民,根本是本末倒置。

二﹞運輸局長鄭汝樺表示,自己在十六日晚有意願與示威者討論,只是警察以安全理由阻止。我們必須澄清,當晚大聯盟曾透過警方和多位立法會議員與鄭汝 樺聯絡,要求她出來與示威者對話,但鄭汝樺整晚都沒有作任何回應。身為主事官員,鄭汝樺一直迴避反對聲音,隱瞞資訊,強行上馬令社會撕裂,本應為事件負上 最大的政治責任,鞠躬下台。鄭汝樺早就應該從善如流,回應民怨,但她居然待到強行通過撥款後才作個假惺惺的辯解,是明副其實的「佔了便宜還賣乖」,可謂無 恥至極。

三﹞保安局長李少光指「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破壞社會安寧」,這是誤導公眾的說辭。大聯盟在通過撥款時呼籲市民圍繞立法會作「宇宙大苦行」,向政府和 立法會保皇派議員表達撤回方案的訴求,這是市民應有之公民權利。可惜,警方在立法會四周設下重重鐵馬,阻攔市民前進,致令市民鼓譟,責任全在警方。更過份 的是,警察在不必要且沒有事先警告下使用胡椒噴霧,進一步激起民憤。

政府這管治班子,多年來在政策上的暴力,破壞了不少舊區又將破壞菜園村等小市民的安寧,視民如草,我們對此強烈要求有關官員深切反省,並嚴正檢討社會深層矛盾的根源,和撤回高鐡方案,勿再逃避責任,轉移視聽。我們再次嚴正要求,政府立即撤回高鐵方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