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一月 23, 2010

1.16歷史初稿─五個示威者的見證(2010-1-23剪報)

蘋果日報 2010-01-23

1.16歷史初稿─五個示威者的見證

「手拖手,拉實啲。」最美一幕,還未閉幕,2010年1月16日將永遠烙在人民心裏,初哥們一個跟一個,圍着立法會盤膝而坐,在遮打道上開展露天公民教育課,第一次用保鮮紙護眼、第一次遇上防暴警察、第一次準備被抬走,他們手牽手躺在地上,雖然怕得渾身發抖,怕得想要掉頭走,但他們沒有,青澀的歌聲響徹中環夜空。他們反思了, 他們強大 起來,用自己的方式寫下記憶,在互聯網上發動口耳相傳行動,不容任何人竄改他們的歷史。
記者:張嘉雯、白琳

社運醫生高歌安撫情緒
示威者:歐陽英傑地點:遮打道

歐陽英傑是醫生,綽號「星屑醫生」,1月16日下午就到了立法會大樓外,跟朋友談天說地。傍晚聽到立法會財委會要表決高鐵撥款,他「成個人急晒」,跟其他人湧到遮打道。鄭汝樺後來逃走的那個港鐵站入口,就在他們右手邊。

「我唔識帶頭嗰啲人,周圍啲人多數係大學生,都有大學教授、老師、IT人……總之乜都有。」他說當時大家坐着無聊,提議唱Beyond的歌,愛唱歌的他拍心口領唱,「大家都係社運初哥,見到三排警察喺前面,都好緊張,咪諗住安撫吓大家囉。每次唱完歌,就會逐個人出嚟分享點解我今日要嚟。最感動係有個女人,佢有兩個仔,出嚟嘅時
候喊晒,話見到我哋咁樣抗爭好感動,覺得未來好有希望。」

內地人參與
星屑醫生說,他們坐的那段遮打道相對風平浪靜,「有啲啱啱放咗工嘅人,有啲內地人聽聽吓都坐埋落嚟。」

午夜12時多,他們右面的地鐵站口突然出現一隊防暴警察,築成兩三排鐵馬防線,「我哋好驚,諗住可能要抬走我哋,於是就向右轉去地鐵口嗰邊,繼續手牽手瞓喺度。」左邊的警察卻突然踏步上前,用電筒照向他們,又大聲咆哮,嚇得他們左轉回原來方向,鄭汝樺就在此時逃進港鐵站。他們發現中了計,於是高唱《愛情陷阱》。

「我哋好乖,一心諗住唱天光,因為過咗(凌晨)12點條街就係行人專用區,警察唔抬得我哋走,所以後來大會叫我哋返番去皇后像廣場,我哋都啲失望。」

發燒龍友照出香港希望
示威者:曾先生地點:立法會正門、昃臣道

攝影發燒友曾先生是70後室內設計顧問,當天到處拍攝。苦行青年的腳板底沾滿黑漆漆的塵埃,跪地時膝蓋上的絲襪擦破了,媽媽抱着熟睡的兒子邊看直播邊流淚,這些畫面滿是哀愁,卻讓曾先生看見希望,「我對成個抗爭感覺更加正面,仲有一班人對香港有感情。」

「我最反對暴力,又唔識呢班後生仔。如果佢哋真係嚟搞事,我絕對唔會幫佢哋。」上周六下午5時許,立法會財委會即將表決高鐵撥款,皇后像廣場的示威者經德輔道中電車路展開「宇宙大苦行」。此時曾先生目擊數人,在立法會正門試圖跨過鐵欄,爆發首次衝突,數十名記者一擁而上,「佢哋冇同大會溝通,自發衝過去。睇返啲相,其實得幾個人擒過去,後面全部都係記者。」其他示威者沒理會,繼續跟隨苦行大隊,默默前行。

苦行大隊龍頭經遮打花園抵達遮打道時,警方突然封路,截斷人龍,示威者要求開路不果,觸發第二次衝突,「好多時衝突係警方一手造成,明明好和平,點解要封路?」

喝停防暴警
入黑後昃臣道氣氛轉趨緊張。警察全副防暴武裝,手持盾牌敲響石屎地,一邊壓向示威者。曾先生憶述,警民之間夾着一道記者「人牆」,一名女記者拍下示威者手挽手躺在地上的照片,再向防暴警察展示數碼相機屏幕,喝止他們,「示威者坐低晒,再推盾牌會出事,到時我可以做證人!」前排警員即原地不動,示威者則躺着聊天,有些人更舉行分享會,又對警員表示諒解。

萍水相逢 無分彼此互助
示威者:Tweety地點:臨時救護站、皇后像廣場司令台

Tweety自覺示威經驗欠奉,參加宇宙大苦行時乖乖站在後排,示威者鼓譟,她爬上遮打花園花槽,人群突然傳出一陣慘叫,「好痛呀好痛呀」,被噴胡椒噴霧的示威者由旁人攙扶,跌跌撞撞走到遮打道公廁對開馬路。Tweety上前幫忙洗眼,不消數分鐘,臨時救護站滿地都是市民捐出的水樽、紙巾和食物。

恨後知後覺
救護站後方的救護車不停進進出出,有示威者不慎吸入胡椒噴霧,呼吸困難,即時送上救護車。Tweety說,伸出援手的市民彼此素未謀面,「有人捐埋個私人水壺,有人畀錢出嚟買水。」有些路過的市民一邊幫忙,一邊與Tweety傾談,「有對夫婦鼓勵我哋班後生仔,話以前唔識開聲,今時今日中咗招,已經冇能力好似我哋咁。」

現場氣氛逐漸緩和,Tweety把市民送來的食物分給靜坐人士,「我哋坐喺度傾偈,選最靚仔靚女警察,唱《朋友》。」午夜她與友人在皇后像廣場司令台露宿,橫額當枕頭,遮光布當被,面向夜空入睡,「一路瞓一路傾偈,講點解政府會咁,點樣幫菜園村。」

27歲的Tweety在建築公司工作,老闆在電視看見她參加示威,說很無謂,她不認同,「o依家建築商幫發展商,一層一層欺壓落去,工人好少錢,發展商賺多多錢。o依家社會唔應該係咁,要講生命價值。」

手臂做紙留低聯絡電話
示威者:阿Ming最後集會地點:昃臣道

1月16日放工後,阿Ming趕到立法會,知道快要投票,心情灰暗,聽大會發起「宇宙大苦行」,他跟着人群,走到立法會門外,看到有人衝鐵馬,他不敢,一直走到電車路,「前面唔知點解塞住咗,嗰時忍唔住喊咗出嚟,頂唔順,其實我都唔知要做乜,淨係諗住圍住佢,睇吓點先。」

警方在昃臣街及遮打街交界設了鐵馬,阻了大家的去路,「原本我喺行人路,好逼,逼咗出馬路,見人哋擒欄杆出馬路,自己都擒咗出去。」他跟身邊的人一起大叫「開路」,有人準備拉鐵馬,當時大家意見分歧,部份人想堅持大會溫和路線。

後來阿Ming走回昃臣道坐下,之後,人越來越多。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的朱凱迪嗌咪:「你哋將隔籬啲人嘅電話抄低,可以擔保你嘅friend嘅電話都寫埋落手,唔好記落電話,因為警方扣留你嗰陣會收咗佢,左右兩個人嘅電話抄低,有乜事打返畀隔籬嗰個人,當你俾人抬走之後冇事,都打返畀嗰兩個人,確保佢哋都冇事。」

「當時大家互相抄低電話,大家好信任,唔懷疑你動機,好難能可貴。」阿Ming形容,今次參與是人生重要一幕,「冇試過同咁多唔識嘅人,互相支持。今次大家都要有上差館嘅心理準備,我哋真係冇利益,只係為咗公義。」

面具巴打目擊警方霸道
示威者:KC地點:司令台、德輔道中、J1出口

1.16當晚,立法會四處飄出戴着面具的示威「怪客」,這面具源自電影《V煞》,戲中主角與同伴密謀炸掉英國上議院。團購這面具的高登友沒打算炸掉立法會,戴上面具旨在恥笑特區政府,並以示團結。為「巴打」在內地訂購面具的KC更組成示威團,連14歲的中二生也響應。

KC在高登與巴打談高鐵談得興起,索性在MSN及facebook另設「新青年」群組,自組示威團。KC當日下午到達立法會,致電召集團友,「最細讀緊中二,最大26歲,八成係男仔。呢班人都係反高鐵,但係搵唔到朋友陪自己去。」20歲出頭的KC跟團友約法三章:嚴禁衝鐵馬,年紀輕的站後排以策安全,晚上要早點回家。

他們在司令台下看直播,每逢官員答非所問、保皇派議員發言,就高叫「有冇搞錯」、「民建聯可恥」。示威團陣容鼎盛,傍晚開始分兩隊行動,KC跟大隊圍繞立法會,到達遮打道地鐵站J2出口時,警員突然封路。他折返到電車路,看見近50名防暴警察走過來,「有啲人八卦企喺度望,啲警察將啲人推開咁行過嚟,幾粗魯吓。」

KC繞過立法會到遮打道地鐵站J1出口坐下,聽大會嘉賓說故事、分享感受、唱歌,午夜氣氛再度緊張,地鐵站外的警員突然把鐵馬推前,「有個藍色男人無端端俾警員拉過去,成班警員指住個男人問佢做乜,我覺得有老屈成份。」此時鄭汝樺逃進地鐵站,群眾鼓譟,大叫「鄭汝樺落台!鄭汝樺出賣香港人!」後排有人飛擲紙巾及膠水樽,但KC看不見誰人擲出,幫忙呼籲人群冷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