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二月 2, 2010

立法會守衛記(2010-2-02剪報)

陳雲這篇文章深得我心. 今年的1.16事件, 不是圍困立法議會, 而是市民自發的守衞香港議會, 免遭特權階級騎劫. 以祈可守衞公帑, 免被浪費. 反觀功能組別的議員, 在高鐵撥款被強行通過後, 不敢堂堂正正的走出立法會, 是心內有鬼, 愧對市民, 故自困在議會大樓之內.

信報財經新聞 2010-02-02
作者: 陳雲

立法會守衛記

妖孽將亡,必有徵兆。一月十六日的立法會反高鐵集會,以鄭汝樺局長和一眾親政府議員鑽入地下鐵路的通道離開立法會大樓而告終。自困立法會期間,鄭局長興起,便與官員同僚和親政府議員排排坐合照,照片發給報社刊登。我見了立法會親疏有別全家福大合照,笑了出來:好一個福壽全歸,入土為安。照相之後,鼠竄遁地,應了埋葬功能組別之兆。苦行者圍繞立法會,敲打禪鼓和法鑼,正念徒步,安靜自身之外,也彷佛是為功能組別預先打齋安魂。

何謂仁心仁政
即使未到過菜園村,都會被他們在面臨政府抄家之前拍攝的全家福所感動,面上都是安樂而無仇恨,臨危而安,這是土地的祝福。不明白的人,不會感動的人,是不會明白為何一群人會走去反高鐵。我反高鐵的原因,很是單純,就是要保衞菜園村。公帑能否問責、高鐵有否效率、香港有否規劃自主權,這些都是次要的理性考量。感性的原因,是希望生民安居,歲月無驚。仁心仁政,整部《論語》,講的就是這個。

五區總辭展開了,但真正要總體辭職的,其實不是發動五區總辭的五位議員,而是功能組別那群沒議員資格的親政府議員。但願功能組別的官商勾結議員,自動辭職,放下被人民詛咒和憎恨的權位,堂堂正正做一個人,不再被人鄙視。做有錢佬做到立法會這幫人的模樣,可謂悲哀,也不能不說他們有點牛鬼蛇神的自我欺騙和壓抑的能耐,否則,撫心自問,他們怎能夠在議會與民選議員安心坐下來?在民主世界竟然不必經過人民選舉而安坐在議事廳,他們憑什麼?豈有人能夠如此不知羞恥的?稍為有良知和公平競爭精神的人,都會自覺如坐針氈。也許,這正是功能組別經常有議員缺席或中途開溜的原因。

功能組別在香港立法會的存在,香港商人參與功能組別選舉,是向世人昭告,埋沒良知,踐踏人民,蔑視公平競爭,乃是香港商人道德敗壞之寫照。此地的功能組別,令商人蒙羞。

過往我在公務期間,直接或間接收到名片寫上立法會議員的功能組別議席的,都會打從心底裏蔑視,統統撕爛丟棄,勿污吾屋,勿污吾目。也希望愈來愈多人以這種態度摒棄這些貪得無厭的特權階級,令這群妖孽只能躲在洞穴裏生活,不敢見青天白日,不敢見千萬生民。

都二十一世紀了,中國最後一個王朝都滅亡了,他們不是君權神授,不是貴族世家,憑什麼還賴在議會之內?
世上沒有議員是逃避人民的,除非自己心知是人民公敵。若果他們還當自己是議員,請他們下次遇到示威集會,走出議事廳,面對人民。

圍困之際,最能顯示節氣與修養。一九九一年八月十九日,蘇共餘黨綁架戈爾巴喬夫發動軍事叛變,叛兵以坦克和裝甲車圍困俄羅斯的議會大樓「白屋」,莫斯科市民聚集,組成人牆,守衞民主議會,與叛兵對峙(期間三名市民遭槍殺)。孤立無援的議長葉利欽與議員一夜無眠,念誦普希金的詩歌,渡過慢慢長夜。當時我在哥廷根大學,與宿舍學生一起聽電台轉播,驚嘆俄國人民選出的議員,竟有此等修養。

反之,權貴階級互選產生的立法會功能組別的一群衣冠人物,散會之後,不敢堂皇走出,害怕面對人民,竟然自困在議會大樓之內,飲威士忌和紅酒,食雪糕西餅,食物不夠便差人叫外賣。香港的特權階級,蠶食民脂民膏,沒了頭腦和思想,只剩下一條消化管道。

不是圍困議會
立法會大樓外通宵留守的香港市民,不是圍困立法議會,他們是在守衞香港議會,守衞議會免遭特權階級騎劫,守衞人民的公帑,守衞人民參政和民主監督的天賦權利,守衞人民的未來。

他們求見問責官員不得,被警察鐵欄圍困之下,互相鼓舞,唱《團結歌》和《海闊天空》。誰是腐朽僵屍,誰是進步人民,反高鐵之當夜,展示得清清楚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