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二月 7, 2010

減屋宇署員工 監管舊樓安全難為 (剪報)

2010年2月3日和4日兩篇剪報, 暴露了特區政府的所謂行政主導, 根本是長官意志, 不理事實是否可行. 近期土瓜灣的塌樓事件正好突顯了現實的矛盾.

信報財經新聞 2010年2月3日

山上仙人: 減屋宇署員工 監管舊樓安全難為

《信報》時事評論:

本人從事建築測量業,此前並沒有在這裏參與過任何討論,不過這次塌樓死人事件情況嚴重,因此不禁在此雜亂地發表一些意見。

本人因工作關係曾勘察過數十幢不同類型的樓宇及撰寫有關的勘察報告。以我的經驗,要視察好像馬頭圍道四十三至四十五號那樣的唐樓,一般需要兩人、花大半天時間,方可完成目視勘察、拍照及在圖紙上紀錄等最基本的現場工作。

上述所提及目視勘察的範圍包括觀察大廈公用地方是否有結構性裂縫,石屎剝落,鋼筋鏽蝕;有沒有潛建物;潛建物是否影響到整座樓宇的結構;緊急逃生通道是否 受阻等等。如果再加上返回辦工室撰寫一份像樣的樓宇勘察報告,最少也要花一天半。如果樓宇在興建時已偷工減料,可能需要把石屎或鋼筋樣本,送去化驗室化 驗,再由結構工程師評估剩餘的承托力是否足夠。果真如此,所需時間必定會大大增加。

倉卒驗樓不可行

屋宇署現在組成四十支小隊,以一個月時間巡查四千多幢樓齡超過五十年的樓宇,若扣除農曆新年假期,每隊二人每日平均需要完成檢查約五幢舊樓。前線員工要以不足兩小時一幢的驚人速度,去完成這一項由非專業的長官所發下來的硬指標。政治需要掩蓋了專業需要。

屋宇署也有可能為了節省時間,而只選擇性地只立刻撰寫在現場已發覺有即時危險的舊樓的勘察報告,而將其他報告推遲到一個月後才撰寫;也有可能有理沒理,便 向這些舊樓發出驗樓令—反正也錯不了。我估計以這樣倉卒的速度,前線員工 只能最多只有時間去找出一些連普通居民都可以指出的明顯問題,而不可能對這些舊樓 有任何實質意義的詳細了解。

同時,基於《人權法》,如果政府沒有法庭手令,在業主不同意的情況下,是不能進入私人物業。即使屋宇署明知業主擅改單位內的間格,甚至在未經許可下改動樓 宇結構,要進入單位檢查都會遇到很大困難。因此無論屋宇署自己、政府外聘的顧問公司,抑或業主法案法團自行聘用的顧問公司,現行業界的做法一般都只是勘察 公用地方。

如果業主在裝修時不通知屋宇署,又沒有人投訴,屋宇署根本不可能發現問題,更不可能知道私人單位內的樓宇結構遭受破壞。

香港共有四萬多幢私人樓宇,問題重重,但現在屋宇署的人手只有千多人。如果扣除行政、文書等職系,以及分派監督新樓興建的員工,這樣粗略估計,平均每位前線員工需要負責近一百幢舊樓。工作之吃重,絕不是一些冗員眾多的政府部門可比。

可惜的是,政府為了節省每年一億多元的開支,已計劃透過自然流失及合約屆滿後不再續約形式,在二○一一年三月前裁減屋宇署合約僱員共七百多人,約佔全署員工四成。

事緣屋宇署於二○○一年前,評估全港有八十萬僭建物,故向立法會申請撥款推行的大型清拆僭建物行動。這筆撥款主要用來聘請合約員工和外聘顧問公司進行樓宇 勘察工作。由於該大型清拆僭建物行動在申請撥款時只屬「臨時」性質,所以九年以來,屋宇署有大量不能轉聘為公務員的「臨時」合約員工,合約員工所佔比率在 政府各部門之中名列前茅。

時至今天,八十萬僭建物中,只有三十多萬被清拆,但發展局及屋宇署在近月卻聲稱這個為時十年的「臨時」清拆僭建物行動已近完成,而餘下四十萬僭建物沒有即 時危險,如果再大派人手強迫業主清拆潛建及維條樓宇,只會對業主造成不必要的滋擾。因此,發展局將不會繼續申請撥款。發展局的高官也聲稱裁減這一批已在屋 宇署工作多年、經驗豐富的前線合約員工之後,部門人數足以應付未來的工作量。

削四成人手影響運作

然而,高官卻沒有提到這些所謂臨時性的合約員工的工作範圍,早已不止原來的大型清拆僭建物行動。實情是這些「臨時」性的合約員工的工作範圍已涵蓋全署幾乎 所有常務工作,當中包括執行建築物條例、清拆令、檢控、牌照、投訴、查詢、斜坡安全、樓宇漏水、渠管問題、樓宇維修、更新行動、樓宇消防安全、審批圖則、 提供二十四小時緊急服務等等,再加上負責舊樓的員工要落現場視察及處理市民的投訴,厭惡性較署內其他工作高,一向被視為「豬頭骨」,所以大多安排舊樓工作 予合約員工處理,使這些合約員工早已成為政府監控舊樓安全的主力骨幹。估計當七百多名合約員工在二○一一年前相繼不獲續聘後,將會嚴重影響屋宇署的運作— 相信每間機構裁員四成都不會沒有大震盪吧?

我認為現有的公務員數目屆時將只勉強足夠應付市民的投訴,不可能再調派足夠人手主動調查舊樓的安全狀況;也預料不良業主會趁機大事潛建,危害途人的僭建物及失修舊樓,又會像雨後春筍般重現眼前。政府在監察舊樓安全的角色,將陷於被動完全。

最近政府高官常常掛在口邊的是即推行的「強制驗樓計劃」,好像他們很重視舊樓的安全,幹了很多實事。實情卻是,政府為了裁減屋宇署四成員工,以節省每年一 億多元開支,便利用「強制驗樓計劃」填補政府裁員後驗樓工作的真空。雖然業主有責任確保自己物業的安主,但政府為了眼前蠅頭小利,而罔顧長遠私人屋宇安全 的監管,實在非常短視。

試想,如果明年發生同類型的悲劇,屋宇署還可以如今次般臨時抽調四十支調查隊伍嗎?難道高官們要多幾場塌樓,才開始重視樓宇安全?

東方日報 2010-02-04
作者: 史進

政情解碼:兩大女將兩條戰線

煲呔曾兩位最打得的女將,都正面臨重大挑戰。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經歷了八十後年輕人包圍立法會一役,高鐵撥款雖然過了關,但清拆菜園村的好戲還在後頭,她不得不開創特區政府高官先河,殺入facebook與年輕人「溝通」,大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之氣概。那麼另一女將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又如何呢?

林鄭月娥的挑戰更大,因為是「死人冧樓」的問題也。她昨天說:「上周五於紅磡馬頭圍道發生的舊樓倒塌嚴重事故,造成四死兩傷的慘劇,再次令全城關注樓宇失修的問題,也提醒我們必須盡一切努力,提高樓宇安全,不能讓塌樓事件再次發生。」

究竟問題嚴重到甚麼程度呢?她指出,根據屋宇署的資料,現時全港約有一萬七千多幢樓齡達三十年或以上的樓宇(其中約四千幢樓齡更高達五十年或以上),預計在十年後,三十年樓齡或以上的樓宇數目將增加到約二萬八千幢!

也就是說,香港的樓宇老化問題,比人口老化問題在性質上更為嚴重,因為此乃對市民生命財產的威脅也。但如何消除這個威脅呢?

林鄭月娥提出的所謂「預防勝於治療」的方法,乃是「驗樓」與「維修」兩道板斧,因此提出「強制驗樓計劃」,透過修訂《建築物條例》,推行強制驗樓和強制驗窗。理想的做法是,除了三層高的樓宇外,所有三十年樓齡以
上樓宇業主,要每十年驗樓一次;十年以上樓宇業主,每五年驗窗一次。

如此驗樓驗窗計劃,再加上必須跟進的維修工作,其工程之偉大與複雜,未知林鄭月娥有沒有作出充分的評估?事實上,在今次「冧樓」事件之後,屋宇署聲稱派出四十個專責小組,要在一個月內巡查全港四千幢五十年以上舊樓,林鄭月娥認為這會是嚴肅認真的巡查檢驗嗎?怎麼有可能呢?即使這個二月廿八日無休,也只能寫下「到此一遊」四個字而已!

發展局屬下部門個個都是專家,但機電署專家驗不出問題升降機,維修不了白車。如今屋宇署出場,我們等着瞧吧,且看娥姐是否真打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