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二月 13, 2010

反高鐵FAQ(請廣傳)

The attachment below is self-explanatory. Kindly help to distribute as far as you can.

以下一篇文章, 相信可解答很多人對為何要反高鐵的疑問.

2010-01-14 18:46 — 謝冠東

大家可照抄以下內容,總動員到各大討論區,高效率地反駁所有高鐵支持者,令民意更反高鐵。如有無法解答的問題,可電郵至xrl@kwuntung.net。我也會不斷增加題目。

這些問題也刊載於「反高鐵網頁」,可直接用該連結,給他人參考:http://www.kwuntung.net/xrl/faq.php

Q. 為何要反高鐵?

A. 好簡單,損庫房,壞環境。西九段高鐵與西鐵完全重複,而西鐵好少人搭,繁忙時間僅3分鐘一班,還可加車五成,接載高鐵乘客有餘,故沒需要花錢再建。那是虛耗庫房,破壞環境。

Q. 西九段高鐵不是很有經濟效益嗎?

A. 不是,那其實是蝕本的,只是政府沒有計算建造費在內。當然政府會說現在投入700億,就可節省870億時間值。但甚麼叫870億時間值?那是真的回報?慢了10分鐘就會蝕870億?

即使不計建造費,僅計營運成本,根據2010/1/19《明報》D12版,現時「中國政府需為每名京津城際(連接北京與天津的高鐵)乘客補貼20多 元人民幣」。更何況我們的高鐵是建於地底,隧道的維護費是十分驚人的。地鐵在與九鐵合併之前,核心的列車業務一直不能賺錢,就是給維護和折舊費所累,它只 能依靠地產收益。然而,他日高鐵的客量遠不能和地鐵相比,又缺乏地產收益,維護和折舊所造成的虧蝕恐怕相當嚴重,那將造成連年財赤,成為我和你以及香港子 孫的連年負擔!

最後,把站設於新界,不見得沒有所說的經濟效益;由於成本下降,新界居民省了時,港九居民也沒有增加了多少車程,極可能更具效益。更何況,站設西 九,將造成本已繁忙佐敦和尖沙咀嚴重塞車,整體來說應是損失時間值才對。很可惜的是政府不願對兩個方案作效益上的比較,這也是很多市民反對政府做法的原因。

Q. 西九段高鐵是否非建不可?

A. 當然不是。調轉來說,假設你去武漢,會不會因為去到武漢要轉多一程類似西鐵的鐵路而不去?

Q. 西鐵把總站遷到紅磡,人流已經大增。

A. 現時西鐵客流二十餘萬,遠繁於東鐵的一百萬。它繁忙時間仍僅為三分鐘一班,容量可增五成。更不用說平日下午,西鐵根本只開7分鐘一班或更疏……東鐵現時客流一百萬呀!西鐵客流二十餘萬,是偏低的,加上高鐵就不錯了。它要乘載高鐵九萬九客流,實在濕濕碎。 我們還可以在西鐵增設頭等車廂,畢竟現時它只開七卡,月台卻長八至九卡。

Q. 在錦上轉車,乘車時間會長好多。

A. 在乘車時間方面,西鐵速度不慢,錦上路至柯士甸僅需16分鐘,高鐵這程估計也需時9分鐘;而乘西鐵可在南昌站走往對面月台轉乘東涌線過海,避免了西九站難 以前往九龍站的複雜問題,這又省了一些步行時間,畢竟步行是超級慢的交通方法,相信也不受部分缺乏運動的商界精英所歡迎。當然,對新界和九龍北的乘客來 說,錦上方案還節省了時間。

Q.錦上路衍生的問題遠遠比西九大,因為那裡還要建其他道路配套加以配合,如同新機場。

A. 西九本身天殘地缺,一樣要很多配套,至於鄰近地帶,則還造成廣東道和佐敦塞上加塞。相反,眾所周知,西鐵人流稀疏,大欖隧道則車流稀疏,兩者都是連年虧損,大概隧道的兩邊三線的行車道,正好可以與連接東涌和機場的北大嶼山幹線比擬,用來運載高鐵人流。

Q.公專聯的錦上站方案只設有十個月台,不足以應付客流,應像政府那樣設十五個月台。

A. 香港的路軌,只有向北連接國內的一條。西九站興建十五個月台,也是不能提升載客量的。錦上站以十個月台對一條路軌,應已是很合理甚至有點超乎合理的設計 了。西九方案可能因為是dead end(南面已無出路,出口只在北面),所以需要更多月台 來停放閒置列車;然而錦上方案以南空地很多,列車停放處也是置於車站以南很近的地方,可以把閒置列車向南開往該處,而非停在月台,因而所需月台較少;又因閒置列車向南走,這也不會對北上的路軌造成擠塞。

Q. 錦上站收地會更多。

A. 那只是政府誤導,說要興建十五個月台,就要收很多地,那根本是不必要的。而且,只要留意錦上車站的地理位置,就知道那不會造成太大的徵收土地問題。只要打 開地圖,便可看到錦上站以南與西鐵車廠之間,有一片相當於整個北角那樣大的空地。那處地方荒廢了,主要是因為它是青朗公路和西鐵路軌之間的夾縫,根本無法 進入,但正好可以用來建設道路連接系統或列車停放處等。

Q. 西九站較方便內地購物客。

A. 站設新界,他日在新界自然有商場。那反而縮短了乘車路程(內地去新界比較近,去西九比較遠),方便了內地客購物。

Q. 西九站較方便商務客。

A. 他日與內地業務關係密切的企業,可考慮租用新界的寫字樓或活化工廈,那反而降低了營商成本,那是香港競爭力最弱一環。再者,香港的市中心也已沒有多餘的發展空間。

即使是中環的商務客,因西九站前往九龍站不便,中間受圓方商場所阻,距離達500米,雖然政府表示會加上一些行人步道,步行預估需時減至8-10分 鐘,但相信仍不受部分缺乏運動的商界精英歡迎。錦上站沒有圓方所阻,步距較少;而在南昌轉東涌線,則僅在對面月台轉車,仍勝於西九轉東涌線。

Q. 高鐵必須建在市中心。

A. 最重要還是看需要花多少時間,建於錦上或其他地方,相對建於所謂市中心的西九,能達到去市區時間相若,去新界時間快很多,兼且節省很多成本,何樂而不為?

Q. 高鐵設站新界,則只是方便新界居民,不便港九居民。

A. 錯誤。港九居民只是多了一程轉乘西鐵,所增車時不多。相反,設站西九,新界居民將要走回頭路,路程加長,費時特別多。當然,有人說新界居民可到福田乘車,那就不用走回頭路;可是,既然新界居民可接受新界至福田的車程,為何港九居民不可接受西九至錦上的車程?那相信比去福田的車程更短吧,但那就可以為全港節省很多億!又不用重複建設,兼破壞環境!

Q. 高鐵能提升香港的競爭力。

A. 我們損失了669億,以後還要每年付出73.3億維護費,折舊費還未公佈,這不是自削競爭力?而且西九高鐵可怎樣帶來競爭力呢?我不明白。設站新界,讓部分寫字樓設於新界的活化工廈,減低營商成本,才能提升競爭力。相反,進一步加劇市區交通擠塞,無疑自尋煩惱。

Q. 高鐵長遠很有效益,我們的眼光要放長遠點。

A. 噢,付出近700億成本,每年維護費未計折舊高達73.3億,若計算那700億可帶來的4%基金回報,即等同每年損失28億,折舊費是多少未公佈,對菜園 村大角咀以及沿途 施工的負面影響更不用說。每年百多億的成本,去造一段與西鐵完全重複的高鐵路段,誰能說這不會得不償失?長遠眼光的人不知有沒有計清楚這 條數,這個長遠負擔?
當然事實是,上深圳已有多種渠道,未來還有西鐵北環線,大部分人也不願意先往西九再去深圳;上廣州未能取代往市中心的直通車;上上海、北京、成都來 回需時18-24小時,未能取代飛機。噢,那會有多少人乘搭?是的,我肯定有點人會使用,但誰能證明它值得興建?誰能證明它的搭客率?誰能證明到時不會有很多空位?

同時,政府連不同走線方案的成本效益比較也沒有做,單天保至尊;去年十月末才公佈資料,多個問題未解決未詳細討論,憑鐵票硬闖,立法會高壓式討論三四天就就讓它上馬,好搞笑。

Q. 八十後不用反對高鐵,他們又沒有納稅,不是用他們的錢。

A. 八十後當然也有部分有納稅。此外,生活在香港,每逢購物都是付了間接稅,一方面商戶代為繳稅,二方面要補貼商戶的舖租,舖租去了地價和庫房。由於地價高,香港的間接稅算是高的。

同時,他日倘若虧蝕,八十後要承受一生。再者,八十後所看重的,也不只是金錢,還有綠色的鄉郊。只有在非常必要之時,他們才會對鄉郊作出少許割讓,而重複建設的西九段高鐵絕對不屬於非常必要——甚至是不必要。

Q. 日本的新幹線不是很成功嗎?

A. 你不能用部分正確的例子或可能正確的例子,去證明香港的方案也正確。方案要個別考慮。而且建在錦上或其他地方,也是有高鐵。

你應反過來說,建在西九,客流量和方便度其實沒有怎麼提升,只是少轉一程西鐵(又或如果他不是去西九,他本身也是要轉車),但造價高昂,破壞龐大。

Q. 除了西九和錦上方案,還有甚麼選擇?

A. 另有兩個選址,分別為荃灣西和落馬洲。落馬洲的好處是可以同時接駁東鐵和西鐵(西鐵將建北環線,連接錦上和落馬洲,到時由落馬洲去柯士甸也只需22分鐘)。

也可選擇不建,把上述的北環線直接延伸至內地,與福田站接駁。那還避開了高鐵無法實行一地兩檢的問題,大家在福田站做過關就是。(不能在西九站做過關,因為根據《基本法》,內地執法人員不可在本港執法,但本港執法人員卻可在內地執法。)
至於錦上方案,除了公共專業聯盟提議接駁港島快線,也可選擇不建設該港島快線,只讓乘客轉西鐵,畢竟西鐵剩餘能力仍很大。

Q. 政府的方案有甚麼問題?

1. 造價高
2. 維護成本高
3. 需遷拆菜園村,無善用石崗軍營,破壞環境
4. 影響葵涌、葵芳、南昌、大角咀,除了影響地層和樓宇結構,施工時也會造成噪音。
5.隧道太長加上總站設地底,挖掘大量泥沙,容量相當於六座國金二期。香港堆填區無法全部容納,將輸出台山,禍延他人環境。
6. 沒有公佈可行性研究報告。
7. 根據政府報告,會造成佐敦塞車,節省的時間可能得不償失。
8. 為1條路軌設立了15個月台,太多,浪費資源。
9. 沒有善用西鐵的剩餘能力,重複建設。
10. 整條高鐵,近的去不了廣州市中心,只去番禺近郊;遠的去上海北京成都來回為16-24小時不等;僅中距離有競爭力,可是香港一天有多少人會來往武漢?花700億,風險太大。

Q. 為何到今天才提出反對聲音?

A. 不是,事實上在過往的公聽會一直都有很多反對意見,只是政府充耳不聞,媒體又沒有報導。比如本人就在去年8月1日的元朗公聽會要求比較不同方案的成本效 益,可是政府連這樣簡單、這樣重要的考慮數據也欠奉。只一味說「我們在上立法會時,會再提供詳細的資料」、「如果我們的設計不良,立法會財委會是可以不通 過撥款的。」您說是不是很氣人?當然到今天他們仍未能提出這些資料。諮詢年期長沒用,諮詢質量才重要。

如果說政府做了諮詢,但完全漠視反對聲音,也叫正當,那麼不如政府就把你的頭斬下來諮詢一下,然後斬下你的頭,那算不算做了諮詢?

也要留意,政府的具體方案,包括造價等,是在2009年10月末才公佈的,討論的時間根本嚴重不足,政府只是打算憑立法會鐵票強行通過撥款而已。(留意這項工程的表決並非分組點票,所以雖然泛民全投反對票,撥款還是很可能會獲通過。)

根據2010/1/19《明報》D12版,「高鐵的公眾諮詢期只有半年,較近年其他基建如南港島線及西港島線的年半至兩年,短一半以上,有學者認為政府公布的資料不足,令公眾無法在定下走線前參與討論」從此可見政府的諮詢是倉促和粗疏的。

Q. 泛民不應該拉布。

A. 大佬,只是傾了數天,根本未傾清楚,我說是政府同建制派急就章才是!人們只曉說泛民,為何不反過來說政府倉促?政府十月底公佈資料,十一月就要過鐵路事宜 小組,十二月就要過工務小組同財委會,這不是倉促嗎?就是因為它太倉促了,所以才要拉拉布,拖慢一點,平衡一下!可惜受倉促的建制派和卿姐所阻,結果議案 還是倉促通過了,我們放長雙眼,這樣倉促去建,高鐵他日施工一定問題很多。建制派議員沒有盡責審議監察政府,非常可恥。

我認同泛民的拉布,因為我們根本缺乏足夠的討論。成功拉布一次,就可以多討論一周,那具有糾正程序不公義的目的;就算拉布也算不公義,那也是much lesser evil。

Q. 從電視所見,反高鐵人士衝擊警方鐵馬,實在是暴民。

A. 那只屬少數人,大家都估到,香港人哪有這樣英勇?只是媒體特別愛拍那些環節。不過就算有人衝鐵馬,我又不覺得有多幾烈,他們怎可能敵得過警察?一定輸的, 我就不太緊張。而無論如何,衝鐵馬很大罪嗎?一定不及政府用功能鐵票強行通過669億議案大罪,有人說他們是「暴民」,我說政府是暴政才更為貼切。

大家也要想想,根據因果律,為何會有這樣的果,會有人這樣激動變成「暴民」?傳媒沒想清楚這個深層次問題,沒看清楚那個暴政,只曉報導有人衝鐵馬,令人嘆息。

Q. 建築費因延遲興建及通脹不斷上升啊。

A. 公專聯的方案,因為隧道短了一半,車站又不在地底,沒那麼複雜,建築需時也可大幅減少,甚至還可能比政府的方案早落成。當然造價也低很多。所有西九以外的方案,均有這個優點。想又平又快建成,就不要用政府方案。

Q. 為何菜園村不可搬遷?

A. 如果證明到搬遷是無法避免的,那也可以接受。當然要有適當的安置,例如集體遷村之類。可是現在首先證明不到必須建西九高鐵;第二證明不到為何高鐵車廠不可 建於石崗軍營的空地而要用菜園村;第三政府也沒有安排他們集體搬遷,如同昔日的赤立角,集體搬遷到東涌成為赤立角新村。現在見到七老八十的長者要上街,看 到也覺得沒良心。

菜園村vs高鐵,只是粗疏的政府所製造的假對立,只要把車廠設於旁邊石崗軍營的空置用地,至少可以減少毀村的規模,大家也會覺得公正點。

Q. 我看到有一位姓鄧的村民已接受賠償,為何其他人還不接受?

A. 這不足為奇,你不可以說有一個村民接受賠償,就代表其他人也應該接受,每人的取態不同。正如你不可以說有一個人是同性戀的,就問其他人為何不去同性戀啊? 你看那個人也同性戀啦!這種說法是不合理的。無論如何,我們本來可以避免菜園村被拆,例如多用石崗軍營空地,一個以民為本的政府,應該儘量避免拆村,影響 居民生活。

Q. 不是已有菜園村村民登記接受賠償嗎?又有些村民開始覓地。

A. 登記不代表接受,只是那總比不登記,最後甚麼保障都沒有為好。其實大家不要對菜園村村民這樣苛刻。他的屋快被人拆卸,反對之餘,先看看其他地點也是無可厚非。大家的善心太小。

Q. 菜園村為何具保育價值?

A. 很多人質疑香港對農業的需求。農業其實有很多功用:第一、為我們提供基本的食品安全網。當世界出現糧食危機,即使你再有錢,人家也不會把糧食賣給你,只有 短視的人才會無視農業這種最基本、最重要的必需品。保持一定的自給度是重要的,更何況在菜園村的例子,我們無須付出額外開支來拓展農業。第二、健康。部分 市民希望吃到相比內地新鮮、有機、無毒、有信譽和良心的蔬菜。不要看輕健康,它也意味增加生產力和減少醫療開支。第三、教育。參觀農業可防止再有學生說稻 米是樹上長出來的,並且可讓市民和大自然互動,回歸自然。第四、就業。不是人人都渴望或適合投身金融業的。事實上正有越來越多人厭倦了典型上班族的生活, 想毅然出走,改為務農。第五、綠化環境。保留農地,將比開發作其他石屎用途,較能達到環境永續的效果。

每一片農地,都可能是香港人以至地球人可永續生存的其中一項關鍵要素,請.盡.力.保.留,那是香港人作為地球人,對地球農業的應有之義——那實在是太輕微的應有 之義了。 保留之餘同時不要破壞農地命脈:它附近的水利系統。不說不知,原來 石崗/錦田 是香港最肥沃的土地,它被三大高山環繞——雞公嶺、大 刀屻、大帽山,因此水源甚豐,用來鋪石屎,是暴殄天物(會遭天譴吧)。

此外,菜園村不少村民是數代同堂,這種家庭文化越來越罕見,加上它難得的鄰里關係,勢將在遷拆後被破壞。

我們應該問問,為何不用菜園村旁石崗軍營的空地做車廠?昔日英軍在香港多設軍營,為的是防大陸,但今天我們何須仍保留眾多軍營?難道我們要防澳門和廣東?(根據「香港地方」網頁,香港現時還有十多個軍營!)

Q. 我們難道不應關心建築工人的就業機會嗎?

A. 正是不建高鐵,才可以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包括建築工人的機會!引述建築地盤職工總會理事長陳八根:「我們支持節省約三百億元的新高鐵方案,在錦上路設高鐵 總站,令客量不足的機鐵免於浪費。而省下來接近約四百億元,用作增建公屋及居屋,令普羅市民有更多機會置業或更快上樓。我們肯定,這個方案的就業人數一定 比政府的高鐵方案多。」 ((見《明報》論壇文章: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114/4/g4fh.html )

此外,現時政府已有十大基建,高鐵縮短了,仍可說是有九大半,這樣仍就業不足,那就是行業的結構性問題,例如建築界多用內地預製組件,少了聘用本地工人。我們要解決根源的問題,例如讓建築工人轉型,我們總不能經常都建十大基建。

而且這是為發展而發展觀,為了有就業,那就不斷拆樓,不看需要而拆樓,早晚連你家也要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