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九月 19, 2010

南早報道翻譯, 2010-9-19

看了以下的報導, 筆者終於明白為何近年民怨沸騰. 所謂” 不患寡, 只患不均” 八鄉跟大角咀居民, 兩者皆被高鐵穿越地層, 何解待遇竟然是天壤之別. 政府帶頭做不公不義之勾當, 怎能令市民服氣! 香港人並不仇富, 只是仇不公義, 曾特首, 你聽到嗎?

八鄉居民的所謂影響「龍脈能量」, 要求賠「風水行車橋」, 更是一派胡言, 正一「呃鬼食豆腐」, 當香港市民是白癡的嗎?

南早報道翻譯:同被高鐵穿地底 八鄉賠「風水行車橋」 大角嘴乜都冇
週日, 2010-09-19 11:44 — 朱凱迪

擷取自中原地圖的八鄉甲龍村。甲龍村﹝藍圈﹞位處深山,現在進村要由雷公田村旁邊的引水道開始步行,再過一條行人橋﹝紅十字﹞。現在甲龍村原居民代表曾憲強希望將行人橋改建為行車橋,令汽車可以直接駛進村,所持的理由是高鐵在村內農地﹝黃圈﹞底下一百公尺穿過,破壞了風水。

編按:上星期南華早報特約記者sherry lee來電,說八鄉甲龍村因高鐵在村外農地地底超過一百公尺深的地底穿過,原居民村代表說影響了龍脈,並成功爭取政府將原來行人的小橋變成「行車風水橋」,本來因為汽車不到而日漸荒廢的甲龍村馬上變得「商機處處」。但是,「原居民」的商機往往是「非原居民」的殺機,「風水橋」通車後,他們將面臨逼遷。我想起已經抗爭了接近一年的大角嘴街坊,高鐵就在他們的腳底下穿過,對樓宇有潛在危險,但從政府至立法會至區議會均全面封殺,一年下來,一切照舊,身心疲憊。同一項工程,同樣是徵收地層,有勢力的原居民可以用「破壞風水」為理由隨心所欲,大角嘴街坊則任人魚肉──這就是我們的香港。我在翻譯報道時,特意為"villager"一詞作了區分,一類villager是不在甲龍村居住的「原居民」村民,一類villager是在甲龍村居住的「非原居民」村民,這個區分令報道有點累贅,卻是理解新界鄉郊權力關係的鑰匙。

原標題:〈引人懷疑的「風水橋」:八鄉甲龍村非原居民擔心建「風水橋」是變相逼遷〉
記者:Sherry Lee

廣深港高速鐵路項目闖過了高成本、破壞環境和拆散家園的挑戰後,現在輪到風水問題。

有關高鐵走線破壞風水的投訴相當多,政府要成立特別工作小組處理。「風水及移除墳墓工作組」一共處理了十四宗投訴﹝十六宗賠償申索﹞,只有一項申索被拒。但小組同意在大欖郊野公園甲龍村內擴闊一條橋樑,則引來抗議。

甲龍村原居民代表﹝村長﹞曾憲強希望將一條步行橋變成可供汽車行走,以補償在一公里外的高鐵隧道對風水的破壞。

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和甲龍村的非原居民村民指,曾憲強計劃在該區興建骨灰龕,行車「風水橋」是為了方便運輸建材。該村目前只有五名非原居民村民,他們擔心曾憲強有勢力的聯繫會把他們趕走。

耗資669億港元的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連接西九龍至廣州番禺,今年年初立法會討論撥款期間,曾引發了香港近年最激烈的示威。

九龍大角嘴十四幢舊式樓宇的居民一直抗議高鐵隧道穿過他們的大廈地底,威脅樓宇安全。有份協助他們向政府索償的朱凱迪第一次聽到,原來徵收地層可以用破壞風水為理由取得補償。「在大角嘴,高鐵隧道離地面只有約三十公尺﹝編按:見連結一及連結二﹞。鑽挖隧道時會令民居震動,通車後,每次列車經過也會感覺得到。但在甲龍村,高鐵隧道離地面超過一百公尺﹝編按:見連結﹞,地面沒有人住,是荒廢的農田。完全沒有涉及安全等問題。但他們卻可以用這樣的『怪招』索償。」

五十三歲的曾憲強是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他表示若果政府不接受其要求,他或會阻止高鐵工程在八鄉進行。高鐵至少穿過八鄉內七條村落。

甲龍村非原居民村民指,地政總署人員說興建「行車橋」是作為在村邊土地的地底鑽隧道的補償。那邊的土地屬於原居民家族,地政人員還說是「村民」要求起橋,但住在甲龍村的非原居民村民否認要求建橋。

「我們所有人都反對建橋,那這條橋到底為誰而建?」甲龍村「非原居民」村民王女士說。另一名五十九歲「非原居民」村民王桂蕭﹝譯音﹞擔心,行車橋是用來運送建築材料來興建骨灰龕。「若他真的建骨灰龕,這條村落就會有很多掃墓人士出入,燃燒祭品和香燭也會影響環境。那將會嚴重影響我們的生活,我十分擔心。」長春社經理李少文說,行車橋將會帶來大量交通,將影響郊野公園及當中的生態。一名水務署發言人說,這樣的行車橋將會令更多車輛駛進附近的引水道,可能影響公眾安全。水務署工程師何麗華﹝譯音﹞說:「擴闊橋樑可能引入一些新產業。」

地政總署官員向甲龍村「非原居民」村民表示,當政府就高鐵在八鄉的工程諮詢曾憲強時,他便提出擴闊橋樑的要求。一名地政總署發言人證實,工作小組已經原則上通過興建新橋,但不肯披露工程的規模和成本。

根據路政署的高鐵徵收地層圖則,甲龍村被徵收的地層﹝見圖中灰色的部分﹞離地面超過一百公尺。

根據民政事務總署,曾氏在甲龍立村超過二百五十年。曾憲強雖然從來未在甲龍居住,但自一九八六年起就獲政府確認為甲龍村原居民代表。政府總署官員向甲龍村「非原居民」村民表示:「曾憲強聲稱其家族源自甲龍,信不信由你。」

地政總署發言人說,村民要求擴闊橋樑,令受高鐵工程影響的「龍脈能量」﹝dragon energy﹞可以引導回村落。當記者問到,政府如何證實曾憲強的風水理論,發言人沒有正面回答。

曾憲強在接受訪問時說:「我的風水師傅說,高鐵隧道穿過甲龍村樹林的泥土,如同刺破子孫,所以他們才不回來。村裏人很少,所以我們用一條橋將人引回來。」在另一個場合上,曾憲強說新橋可以協助其「原居民」家族成員重建祖屋。

當記者向曾憲強指出,按土地註冊處的紀錄,他用一間公司的名義買入村內土地,曾說,他買下三至四個地段,與伙伴合作建房屋,否認打算興建骨灰龕。土地註冊處的紀錄指,曾憲強的公司至少買入了九個地段。朱凱迪相信,原居民是利用高鐵項目爭取利益。他批評政府接受如此無理的要求,政府起新橋實際上是協助一些人搞地產。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的謝世傑批評曾憲強利用高鐵謀取私利。「其建橋動機很可疑。」

地政總署發言人表示,在推動工務工程時,政府一直都有機制處理原居民村落有關破壞風水的投訴。曾憲強除了要求建橋外,亦申請用公帑進行宗教儀式,「驅鬼酬神」。

跟稿:因破壞風水而對村民的賠償

地政總署證實,政府有就高鐵工程帶來的「風水問題」,向鄉事委員會及新界原居民提供包括津貼等賠償,金額不明。一名地政總署發言人表示,自從二零零八年十一月高鐵走線刊憲開始,政府接到村民很多破壞風水的投訴。政府成立了「風水及移除墳墓工作組」去處理及審批有關移除墳墓和風水問題的申索。工作組成員來自地政總署、路政署、民政事務總署、食環署和港鐵公司。他們一共收到十四個以破壞風水為理由的反對,以及十六個以破壞風水為理由的申索。申索內容包括由政府提供津貼進行「躉符」儀式、建設佛塔、村公所或祠堂和重修廟宇。其中十五個申索獲接納,一項來自非原居民的「躉符」津貼申請被拒。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蘋果日報》第一次報道大角嘴舊區被高鐵隧道穿過的消息,居民如夢初醒。爭取了一年,完全沒有成果,現在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則以「風水」做理由,成功得到徵收地層的補償。整件事確實耐人尋味。

根據路政署的高鐵徵收地層圖則,大角嘴被徵收的地層﹝見圖中灰色的部分﹞離地面只有廿多公尺。大角嘴居民不單止「風水」受影響,連樓宇安全都受威脅。

根據路政署的高鐵徵收地層圖則,大角嘴被徵收的地層﹝見圖中灰色的部分﹞離地面只有廿多公尺。

原文及圖片可按以下連接:
南早報道翻譯:同被高鐵穿地底 八鄉賠「風水行車橋」 大角嘴乜都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