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五月 5, 2012

EOC 2012-5-03會議點滴

2010年5月3日晚, 全邨業委會(EOC)於前華X廊的位置舉行了一個特別會議. 重中之重的議題是: 根據業委會以WV公契(DMC)為基礎的計算結果, 討論及議决向消委會申請訴訟基金, 向HY追討多年來向業主多收的金錢.

當晚, 2030 hrs, 筆者準時到達華X廊, 8座及14座的座主席已在座.

2035 hrs開始, 其他座委會主席及邨民陸續抵達.

2045 hrs, EOC的主席(12座座委會主席) 及副主席(7座座委會主席) 還是踪影渺然. 隨著時間過去, 邨民越來越不耐煩, 而2座主席更發出咆哮之聲. 最終, 會議由21座主席T太主持 (老實說, EOC主席C太根本是T太的傀儡/應聲蟲, 一貫在多個EOC會議上, 都是投票機器而已).

2057 hrs, 姍姍來遲的EOC主席C太, 終於抵達會場. 她的位置剛好在筆者的右手邊. 跟著在整個會議, 都只見她的手指在iPhone上忙個不停.

2100 hrs, 缺席的還有1A, 3, 4, 7, 9, 11, 13座的主席.

2200 hrs, 1A的主席抵達會場, 坐了約20分鐘, 便不見人, 後來由該座委員L先生代上.

EOC非常榮幸邀得21座的一位專業的法律界人士/業主, A.C先生, 為在座及旁聽的各位業主提供了不少客觀的分析, 及中肯的意見, 歸納如下:

1. 調解(MEDIATION), 並無法律約束力. 況且, 首先要取得HY/SHK的同意, 才能進行調解. 另聘請調解員的費用, 由數萬至十數萬港幣不等.
2. 仲裁(ABRITRATION), 雖無法庭之名, 但双方必需由律師代表, 費用動轍百萬港幣以上.
3. 由消委會訴訟基金代表WV一衆小業主, 向HY/SHK提出追討是最可行, 亦是最經濟的. 但首務是必要證明此案乃關乎公衆利益.

20座座委會副主席, 王先生, 亦點出由2009年他發現及找到HY不按WV公契(DMC) 的分攤而多收小業主費用起, 及於後期參予了EOC的特別7人小組, 與HY/SHK多番蹉商賠償方案/解决辦法至今, 週旋了差不多有四年, 還未能達到共識. 由2010年初至今日, 代表HY/SHK的袁小姐(高級經理) 及其背後的SHK董事, 莫先生, 所開出的賠償方案一次比一次低. 根本就是用拖字訣, 拖至6年的追溯期滿. 到時, 小業主只能徒呼負負!!

19座座委會副主席, 梁先生, 報告了他與消委會接觸的詳情, 仔細解釋了申請訴訟基金的各項疑慮. 他提出希望屋邨業主委員會支持他以EOC名義向消委會申請, 若遭否决, 他也會以他個人的名義申請. 亦指出屋邨業主委員會並非法人, 他可能要以個人名義申請.

此時, 2座座主席問: [為何我們不叫HY代表我們呢? HY是法人呀.] 惹得哄堂大笑! 如斯水平, 竟做了該座主席多年, 除了為虎作倀, 做投票機器外, 最勝任的恐怕是胡說八道, 惹人訕笑. 其後, 此人早退了.

至此, 引發更多位主席反覆辯論, 及旁聽居民的踴躍發言. 一位7座的業主更站起來, 表示絕對支持梁先生, 及願意支付申請金額的全數 — 港幣一千大元.

約2230hrs, T太提出議决: WV由19座座委會副主席, 梁先生, 代表EOC向消委會提出申請.

此時. 12座座主席C太像睡醒了般, 突然提出以下建議: [為了以和為貴, 保持WV和諧,我們應與HY再商討。] 頓時, 全場譁然! 卽時有一位15座業主憤怒地說: [4年啦!商討了4年,全無結果。 還等甚麼!] 全場報以熱烈鼓掌!

議題就在衆業主高漲的情緒下, 12位在座座委會主席, 自願或為勢所迫下舉手全票通過。

會後, 歸途上, 多位業主均表示, 贏與否,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 是將地產霸權的不誠實, 澈底暴露於全港市民的注視中, 讓全港小業主醒覺過來, 不能再讓地產霸權轄下的管理公司, 對小業主予取予求, 任意魚肉了!

**公契(DMC), 由地產商制訂的一條不平等條約, 細節盡是保障及伸延地產商的長期利益. 交給政府官員審批後, 每個小業主買樓時都必需接受及遵守. WV的公契已是極度傾斜的保障SHK/HY豐厚利潤, 但地產商還是貪得無厭的想方設法的巧取豪奪, 企圖壓榨更多的金錢.

縱使WV小業主不滿被剝削,群起反對, 也障礙重重. 主因是地產發展商擁有UNDIVIDED COMMON AREA的業權,令所有小業主業權加起來才僅僅超過一半。 故每次在邨內扮民主投票, 發展商實際可由幕後發功, 决定成敗. 其次, 業主委員會的功能只是諮詢而不是主導! 付款人反而要受地產商指定的公司主導其消費! 還有比這更荒謬的嗎? 第三, 地產商早已步署在業委會內安插受命於己的人, 聽話的人數越多, 業委會越容易操控. 小業主們, 為何業委會許多時做的决定與邨內民意背道而馳, 也絕不難明白了.

縱然翻盤之事極為艱難, 但群眾運動還是有用的. 俗語云: 衆怒難犯, 衆志成城. 只要邨民多參予業委會事務, 旁聽者較多, 也能對淪為地產商工具的業委會, 起著監察的作用, 令其不敢越軌.

守護自己權益, 不能再冷漠了, 盡量抽空出席業委會會議罷!

廣告

Responses

  1. We have to chase back the money stolen for Chris sake !!!!!

    • Let’s join together and do it!!!

      • Agree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