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Wonderland Villas Focus Group | 十月 25, 2016

2016.10.24財務小組會議點滴

2016.10.24晚, 八時半於北停車場會議室舉行的2016-2017年度EOC財務小組會議, 議程2016.10.24財務小組會議議程

應屆主席是去屆財務小組之副主席, 4座C太。 上屆, 她幾乎從不出席任何財務小組會議。
副主席是3座周XX。
其他參與的有4位座主席, HY陳經理及兩名員工。

議程一. 通過2016.4.25財務小組第四次會議紀錄及2016.6.22財務小組第五次會議紀錄2016.6.22財務小組第五次會議紀錄
令人不解和訝異的是: 2016.4.25財務小組第四次會議紀錄, 這既已由上屆財務小組主席 (X座主席) 於2016.8.09簽署及即日交回HYwv-4th-fin-subcom-meeting-minutes-4-25-2016-signed, 為何今天換了主席便要重新通過? X座主席曾於2016.10.19以電郵質詢HY馮副經理及在會上提出質詢。

HY陳經理試圖解釋, 然而其語調好像是HY馮副經理是受到X座主席影響/壓力, 才會作出修訂及讓主席簽署了。 現因為有其他委員的反對, 故此要刪除X座主席的先前簽署了的2016.4.25財務小組第四次會議紀錄, 再作重新通過。

X座主席對此行徑和修改作出強烈反對, 並即時提出為免日後爭拗, HY應於會議翌日, 將會議紀錄的錄音, 以電郵發放給各委員核實

周YY說X座主席此舉會製造一個危險先例, 更是一個憲制危機, 若X座主席不肯重簽修訂的2016.4.25財務小組第四次會議紀錄, 便要提上EOC大會去裁決?! (真好笑! EOC是法庭乎? 其委員都具法律背景嗎? 況且, EOC的公信力 …..)

X座主席即時反駁危險先例早已於財務小組2016.3.07 及 2016.3.10會議紀錄中出現。 強行加插 [會後要記] 在這些會議紀錄, 如此"奇怪" 的行徑, 是可以和正確嗎?    2016.3.07財務小組會議紀錄 (第2頁, 第2段)
2016.3.10財務小組特別會議紀錄 (第2頁, 第4段)

可能筆者孤陋寡聞, 職業生涯中從未聽過可以加插 [會後要記] 這回事呢!!

周XX覷空不停攻擊X席主席, 說其不應於會議紀錄加入其個人意見。 又不斷的說他常於會議一週前, 已收到HY發出的文件, 不明X座主席為何要投訴收不到。

X座主席糾正其說法, 指出那會議紀錄絕非其個人意見, 只是要求HY用字需準確, 以免誤導讀者。 至於HY發給X座主席之電郵, 通常只有X座主席之名字及電郵地址, 但X座主席回覆HY的電郵時, 一定加補其他有關委員之名字/電郵, 故此X座主席的提問和修正意見, 已經透明地事先發放和通知有關委員。 故此這2016.4.25財務小組第四次會議紀錄 [已在6月審理和8月簽署的], 大家都應已知道,為何到今天 [十月二十四日]才是問題?

鑑於HY馮副經理的無數次遲發文件之往蹟,有遲至會議前半小時才向當時財務小組主席發放需要細閱之文件, X座主席已曾屢次要求改善。

應屆主席 C太遂提出先議論其他議程, 稍後再續論議程一。

議程二、三, 只是走過場。

議程四. 商討公地2017年財政預算案
V.1 [總開支增幅約 12.3%, HK$18,853,016 vs HK$16,790,453]
HY馮副經理[以其具有催眠作用之聲線]喃喃地讀出內容 , 為時約20分鐘。 待其宣讀完畢, X座主席即時質疑 “新增"外判護衛費為何仍可以在預算案出現, 是否要將此 “僭建"(從未做過正常招標和提交EOC去審批的) 項目正常化?

周YY即時插嘴說此項目已於2015年預算案通過。 X座主席立刻反駁: 此"新增"外判護衛費項目, 是從未提過上EOC去正式通過。 並指出有委員一再強加在2016.3.07及2016.3.10之財務小組會議紀錄內[會後要記]所引述之兩個EOC會議紀錄, 已非常清淅紀錄該事實。 周YY即時沈默無言。2014年11月17日屋邨業主委員會會議記錄 (最後一頁的其他事項只簡單說是’將在管理小組商議改善大廈替班保安員輪值崗位安排’, 何來已同意和批准新增外判護衛員呢?)
2015年2月10日(9日)管理小組會議記錄 (注意: 這正確會議記錄日子是2月9日, 不是2月10日。強加引述此管理小組會議記錄日子也弄錯, 好認真啊! 更重要的, 會議內容何來証實已提及改善大廈替班保安員輪值崗位安排和批准新增外判護衛員)

會議進行時, X座主席曾多次要求HY馮副經理去取出上所引述的兩個EOC會議紀錄, 派俾各委員審閱以正視聽。 無奈HY職員充耳不聞, 而應屆主席C太則認為要HY職員跑來跑去是浪費時間。

對比起2016.10.17管理小組主席要HY馮副經理去取有關通過停車場電池車裝置之會議記錄 (沒說日子), 此姝便即時乖乖離座, 二十多分鐘後才取回一份文件。 (事後, 亦無人查問此會議記錄) 。 令筆者深刻地透會到George Orwell的 [動物農莊] 中的名言[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所有動物皆平等, 但有些動物比其他更平等] 之境界。

議程五. 其他事項
應屆主席C太向HY陳經理提出其開源之道: [可否多點鎖車以增加收入?]

筆者覺得為何不先節流? 例如盡快精簡人手架構, 減除不必需要的"新增"外判護衛費費用 [每月約港幣十萬多元呢], 不是更省事嗎?

時近2300 hr, 應屆主席C太提出休會, 周YY指出財務小組第四次會議紀錄及第五次會議紀錄皆未通過, 遂要繼續。

X座主席不欲浪費其時間再與彼等糾纏下去, 遂離開會議室回家睡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